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TSN/MEM】With Its Crushing Invasion(以其毁灭般的侵袭)

声明:·人物属于大卫芬奇和他的团队,故事属于我自己。

·略微黑暗向,文笔不成熟多多包涵希望不吝赐教。

Chapter 1

  “I was alone like a tunnel.The birds fled from me.”

  “我像隧道般孤单。众鸟飞离我。”

 

  Eduardo Saverin再一次从梦中醒来。他起身,重新确认了自己所处的经纬度。新加坡,对,没错。这种陌生的格格不入感时隔五年再度出现,他几乎是犹豫着下了床,穿戴好衣物。出门前他看到卧室里巨大的全身镜,右手的食指抽了抽,他冲自己微笑一下。

  新加坡无疑是一座充满生机的城市,有着湿润的天气与巨大的商机,与Eduardo的家乡巴西有那么一点相似,但终究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尽管如此,也是个重新开始的好地方。

  几十分钟的车程,他到了公司楼下。这时他以一己之力建起的公司,五年来发展得很是不错,Eduardo看到了在亚洲这片迅速崛起的土地上互联网行业存在的潜在市场与无限商机,而今,他的公司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市场份额,虽然只是在半个亚洲,但这些努力总算令Eduardo的父亲见到他时能缓和一点脸色。

  Eduardo走进了公司,这个时候公司里除了熬夜的技术部门的人还没到几个员工。他是个勤奋的上司,抵达公司的时间往往会早一些。虽是如此,比他更勤奋的秘书小姐也已等在了他的办公室。

  “早安,Mr.Saverin.”Luna是一位迷人的亚洲女性,此刻正穿着得体的职业装,看到他后露出了微笑。

  “早安,Luna,今天我的早餐是···哦,太棒了,玉米粥!”他看了一眼面前的茶几,惊喜地说道。作为一名工作能力强大的秘书,Luna总是有办法合他的心意,包括早餐。

  “谢谢您,今天去了您喜欢的早餐店。”Luna帮他把玉米粥打开,“请慢用先生。”

  目送他可爱的秘书小姐离开,Eduardo拿着粥坐到办公桌前,一边打开电脑里的报表一边低着头慢慢喝了一口,“Yes,that is breakfast.”他心里这样想着,温热的谷物让他的胃部愉快了不少。

  最近公司正在拓展业务,事物繁杂到让他每日焦头烂额的,两个小时后就要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想到这,他的食指又抽动了一下。该死,得赶快处理完这些表格才行。几口喝完了手里的玉米粥,Eduardo加快了工作速度。

  让他从这些能淹死人的表格中抽身而出的是Luna的敲门声。

  “Mr.Saverin,到了开会时间了。”Luna手里拿着一沓厚厚的文件。

  Eduardo点点头,保存了正在处理的文件,疲惫地叹口气,心烦意乱的一早上,终究没有看完表格。他整了整领带,走向会议室。Luna跟在他的身后,不近的路程上响着均匀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新加坡上午的阳光打在他的额上,不知为何,强烈的紫外线照射感让他有点焦躁,他的拿着文件的右手食指再次不安地抽动了一下。

  总算看到了会议室的门,年轻的老板呼了一口气,轻轻推开。饶是如此,在看到会议室之中那个和他一样西装革履但完全在意料之外的人时,他还是僵住了片刻。跟在Eduardo后面的Luna看到她的老板的右手无意识地抽动了好几下,但也只是片刻,与生俱来的良好教养和处变不惊的职业素养让她的老板没有显现出太大的诧异,他得体地微笑并且伸出手:

  “我没有想到你会亲自来,Mark.”

 

***

  对面的人略略点头,眼神里是一贯的漠然,短暂地握了一下Eduardo的手:“Wardo.”

  Eduardo恍惚了一下,才将面前Facebook的暴君Mark Zuckerberg 与五年前那个没有脱掉Kirkland惯有的Geek气息的少年人重合,他坐到了Mark的对面,冲他轻轻点了点头,却没再说话。

  会议开始了,这次Facebook主动找到他的公司也是因为他们在亚洲客户上有很大优势,而Facebook这几年的市场拓展重心也在渐渐向亚洲转移,Eduardo一点也不意外,毕竟Facebook的总裁不仅是一个计算机天才,并且早年在Sean的影响下生出了敏锐的商业目光,对于亚洲这片有着巨大市场的土地他更不会放过。

  Eduardo看到Mark此刻正裹在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里,嘴角带着愉快的笑意望着Luna给他添加咖啡,甚至还说了一声谢谢,这和五年前那个自大傲慢寡言的混蛋简直不像同一个人,除了仍然是一头卷发和眼神中隐藏得更加成功的冷淡。果然,Mark·CEO·Zuckerberg这五年为了应付公关还是费了不少心思的,一个能在镜头前侃侃而谈并且风度翩翩的年轻富有的总裁,哪个媒体会不喜欢呢?他这样想着,甚至带着点愉悦,他看到自己的食指因为抽动而在资料上划歪了一条直线。

  人总是这样动荡而不定,即使是你此刻坚信不疑的顽固的想法或者习惯也会生活中各种各样的碰撞和意料之外而偏移轨迹,当你终于想起来回头看时,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融入到往昔的时间中,所以人们不得不向前看。Eduardo这样想着,他打算向前走走,这也是他终于答应和Facebook合作的原因,只是Mark的亲自到来多少令他有点措手不及。

  会议还在进行,Eduardo上去介绍自己对合作的初步想法,而Mark则心不在焉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手中的签字笔在纸上划出无意义的曲线。

  Wardo比五年前更瘦了,也有点变黑了——毫无疑问,新加坡的紫外线的功劳。会议室的冷气很足,让Wardo依旧可以穿着他昂贵而精致的黑色西装,似乎从大学时,他就有穿着黑色西装在校园里晃荡的爱好,搞得Chris一度以为Wardo衣柜里只有清一色的西装,甚至睡觉时也穿着整整齐齐的西装入睡,很长时间里只有Mark和Eduardo的一个室友见过他穿着T恤和沙滩裤的模样,不得不说,别有风味。

  直到Eduardo讲完看法走下来,Mark的注意力才终于重新回到眼前的会议上。Eduardo的想法很精彩,不愧是经济系的优等生,他对于市场的规划精准明确,显然对Facebook提前交换的资料研究得很透彻,Mark看着他对旁边的下属笑笑——也依然亲切而富有感召力,但是——Mark仔细地看着那笑容,却无由地觉得它更加——恰到好处,没错,Mark找到了那个形容词,恰到好处,更像是一个官方化的公式,准确地表达亲和与鼓励。他面无表情地合上笔盖,嗯,会议进行得还算顺利。

  一个上午的会议,也只是敲定了项目的基本内容,很多工作接踵而至,Eduardo暗自估量着走出了会议室,毫不意外地见到了没有离开的Mark。

  “Wardo,有没有时间吃午饭,我是说,我跟你。”看到他,Mark便走了上来,双手放在西装的口袋里,一脸平静,就像当年Mark爱把手放在卫衣口袋里那样,他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Sure,去楼下的餐厅吧,这顿饭我请客。”他对Mark笑笑,平稳地把手上的文件交给了一旁的Luna,和Mark下了楼。

  Eduardo公司附近的餐厅是一家新开的高档西餐厅,即使到了午餐时间,餐厅中客人也不是很多,都在安静地用餐。Eduardo知道Mark并不在意用餐场所或者是食物,要知道对于一个靠几瓶红牛就熬了三天三夜编写代码的Geek来说,食物只是用来果腹的,想到这,他搓了搓自己的手指。

  Mark和他沉默地等待午餐,Eduardo低头看自己的手,那是一双修长而有力的手,手背上有几条隐隐的青筋,手指的线条流畅匀称,但在右手虎口和食指指肚上有一层薄薄的茧子——作为出生在巴西的富家子弟,枪支的训练几乎是必须的。反过来的左手手心处有一些不明显的细碎伤疤。

  Eduardo低着头笑了笑,打破了寂静:“还没有欢迎你到新加坡来。”

  对面的人听到他的声音把目光转过来,抿了抿嘴,似乎是微笑了一下:“谢谢。”

  他看到Mark轻轻敲了敲桌面,有点不知所谓的反应,对于各自冠着“昔日最佳好友但相互背叛并且多年未联系”的称呼,是的,当然会有点尴尬。

  “嗯,很高兴你能主动来找我合作,我想这意味着我们都能好好放下过去朝前看了。”Eduardo手指抽动了两下,试图改善一下气氛。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Damn,起了个糟糕的头,他觉得自己不应该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他手指动了一下,想拿起面前的水,但没有了进一步动作。

  “我想对于过去的事,我应该道个歉。”Mark终于开口,目光落到Eduardo的脸上,他灰蓝色的眼睛有着狭窄而锋利的眼眶,平白多了一丝淡漠。

  “这没有什么,”Eduardo有点无措地端起面前的水,“我是说你甚至不需要跟我道歉,”他喝了一口,又放下,“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这让我认清了自己的局限,而Facebook也得到了更大的发展机遇而不是被一个糟糕的CFO困住,如果我不是当事人的话,我可能会说你做的好。”他又笑了一下。

  Mark的眼神更加难以捉摸:“但对于一个朋友来说,无疑我伤害了你的感情,我至少应该就这点道歉。”

  Eduardo静了静,蜜色的眼睛看向眼前的餐巾,而这时午餐终于送了过来,暂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两人安静地看着午餐摆上来,直到Eduardo拿起刀叉切下一小块牛肉吃了下去,才继续话题。

  “确实如此,你让我很愤怒,”Eduardo像是记起了当年的经历,点点头,“但也已经过去了,冷静下来之后,我想我是能够理解你的立场的,你做出了理智的选择。”他评价道,咬了咬嘴上的一块死皮,“这些已经无所谓了,我们都向前了不是吗?”他微笑着。

  Mark没有开口,听着Eduardo讲完,他也微微点了点头,他看到Eduardo拿着餐刀的右手因为抽动而在肉上打了几次滑,发现他的目光,Eduardo尴尬地笑笑:“一上午用键盘打字的后遗症,手都僵硬了。”

  Mark理解地点头,低头用他的午餐,两人更少交流,近乎沉默地吃完午饭。

  下午Eduardo回到了自己的公司继续工作,而Mark需要跟他的团队与新加坡其他业务的负责人接洽,离开了Eduardo的公司。

  因为又多出了一堆任务需要处理和资料需要整合,Eduardo从公司下班回到自己的家中时已是深夜。

  他在玄关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打开了客厅的灯,在午夜,新加坡这座繁华的国度也已睡去,他看向没有拉上窗帘的窗子,外面幽静黯淡的夜色在屋子里明亮耀眼的灯光的映衬下像一张漆黑的大口,意图吞噬这个房间内的一切。

  Eduardo无声地走向浴室,用冰冷的水抹了把脸。在洗手台上一盒崭新的剃须刀片的附近他找到了一个玻璃杯,给自己倒了点水。

  他抬头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在客厅里透过来的晦暗灯光下,他看见晶莹的水珠不断从他额头滑下,他的下半张脸完全隐没在黑暗中,以至于他难以分辨自己现在的表情。

  Eduardo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Luna,帮我预约一下Dr.Nelson.”

-TBC-

第一次尝试写1W以上的文,有点担心文笔和逻辑性,还请多多指教。文中关于商业金融类的都是胡扯的,完全不懂,所以请尽量忽略。文章时间点在离婚官司五年后,马总和花朵各有各的发展,第一章可能主题不是非常明确,努力设了一些小伏笔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ORZ

总之,这是一个关于破碎、真相和相互理解的故事,努力写出自己想要的效果。

评论(8)
热度(55)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