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TSN/MEM】Let it be forgotten(一发完/一首诗引起的脑洞)

  Mark Zuckerberg三十二岁了,作为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豪之一,他创立的Facebook已经是一家非常成熟的企业,作为创始人兼CEO,Mark很多时候不用担心它的运转,甚至有些时候,不用他的决策,他手下那些优秀的员工们也知道如何推动Facebook进一步完善发展。
  所以在他的妻子怀孕生产的这段日子,他选择待在家中陪伴他的爱人,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
  Mark的妻子自然很高兴,但事实上,大多时候做饭洗衣照顾因为妊娠反应难以入睡的妻子的工作都是由佣人承担的,他对照顾别人一窍不通,很多时候也只能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如同一个局外人。
  哦,去他的,我可是亿万富翁,我当然要请佣人帮忙。Mark在一旁这样想。
  也许日子过早得清闲下来,在家中的Mark常常觉得无所适从,只好找回他的本行,无聊时编编代码作为娱乐。他写了一行又一行,字符串如同音符一般从他的指尖倾泻而出,在逐渐昏暗的天色中,屏幕荧荧的蓝光和他冰蓝的眸色交织,瘦削的脸上有高挺的鼻梁和颧骨,看起来坚不可摧,如同一个高傲冰冷的王者。他确实是,Facebook的君王。
  成功后的日子慵懒、令人倦怠,Mark有时候会生出一生如此的可怕想法,或许在今后可预见的四十年,他都将拥着他打下的国土生活。这种预期令Mark开始对周围产生一丝厌倦。
  妻子或许看出来了一点,试探着问他要不要去国外度个假,他弯起嘴角,用他所能发出的最温柔的声音安抚妻子,不,亲爱的,我们要等待我们的孩子降生。提到这个,Mark眼睛中有着少见的温煦期待,一个生命,因为他而存在的生命,他的心轻轻地柔软起来。
  Mark几乎是诱哄着因为怀孕有些情绪化的妻子入睡,然后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客房,他一向以自我为中心,就连睡姿也是如此,难免影响到妻子,所以最近几个星期,他都睡在客房。
  他钻进被子,近乎疲惫地叹了口气,他不曾如此小心翼翼地照顾一个人的生活考虑一个人的感受,或许是有些累的,他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没有关严的窗户忽然透进零落的雨滴声,然后逐渐变得绵密。Mark阖着双眼,听着纷乱的雨声,渐渐进入梦境。
  或许是因为这有些熟悉的雨声,他想起很多不曾想起的往事。从Kirkland门口松软潮湿的草地,到编程课老师无可奈何的神情,再久远的,他想起儿时母亲酿的果酒,喝一点点就能让他醉倒,或许是因为他酒量从来不好。恍惚间,他似乎能够闻到那微醺的酒香,在无数个熟悉又陌生的景物间穿梭漂浮,终于,无可避免地,他看到了一双蜜色的眼睛。
  那双眼是如此的年轻,盛满笑意地望着他。让他产生如此的错觉,就是无论他提出怎样的要求,那双眼只会赞同,只会微笑。那双眼对他的一切成就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字符表示惊叹,那双眼看着他,似乎把他当做无价之宝。
  Mark不懂感情,也不会主动索求感情,那双澄澈的眼睛似乎是自己出现的,然后紧紧追逐着他,所以他觉得那双眼永远都会追随着他,永远不会丢下他。他这样觉得,也不去探究自己从何而来的自信。
  可事实上,是他不要了那双眼。
  从何时开始,那双眼看他的时候小心翼翼,盛满暗淡的笑意。或许是加州的那场雨,让那双如此明亮温和的眼睛变得跟雨水一样湿漉漉的,一场大雨,浇灭了那双眼中炽热的温度。
  黑暗中他听见有人哽咽地呢喃,Mark,我已经努力给你我所有的,我最好的,可是看来,你不需要这个,这些对你来说,是多余的。
  这些,一点也不酷。
  Mark想起他最后一次跟那双眼对视,是突然间被摔坏电脑之后,带着一点茫然无措,他眼睁睁的看着那双往日明亮温和的眼睛中有一把绝望的火焰,焚烧着一切,所有的东西崩塌,剩下的是过往的废墟和灰烬,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抽动着嘴角,却发不出声音,他感到身体的某一部分被狠狠地捣毁。
  我只是需要改变公司策略,我只是要让Facebook活下去,我以为你能接受,我以为……你不会离开。
  你不需要酷,你只需要呆在这,呆在加州,呆在…我身边。
  但是已经没法说出口了,他为往日的傲慢自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Mark过去不懂得的是,那双眼甚至不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那双蜜色的眼只要有他的一声回应就会漾开璀璨的光芒。他以前从来不懂,只是沉默地飞奔向前,远远地离开那双眼。他现在懂了,可他再也无从提起。
  那些他未曾察觉就已深种的隐秘心事,那些在宿舍中潮湿发烫的叹息。
  『时间是良友,它会使我们变成老年。
     如果有人问起,就说已经忘记。』
  这些年来,Mark越发沉默,当年的人一个个离开,没有人让他记起那双年轻温暖甚至是盛满爱意的眼睛,但是在每一个雨夜,他依旧反复想起,反复体会当年的每一个细节,每一种可能。
  这样的后果就是,他无法劝说自己忘记,也难以真正释怀。
  他知道自己一生也许就是如此了,但想到自己与那双眼睛,与那双眼睛的主人或许是有过未来的,他就始终被困在这种假设中,被岁月的尘土掩埋到逐渐难以呼吸。
  年复一年,Mark想起那眼睛的频率越发稀少,但他知道那不是遗忘,这种痛苦的边缘被他抚摸得柔和钝化,终于可以镶嵌在他的身体中,代替那双眼睛,成为他的一部分。
  最后的最后,在这混沌的夜中,凝固的往事流淌起来,他无力地挣扎几下,随即颤抖着,沉入更深的梦中。

—End—
[算是我对Mark之后生活的一个猜想,感觉当年Mark稀释股份大部分是出于对FB发展的考虑,另外作为一个自负的混蛋(误),他没有意识到对于Wardo造成的打击和伤害之巨大,他一开始是抱着二人友谊不会受到多大损害的心态。但对于Wardo来说,这已经是不能原谅的背叛,这令Wardo觉得,在利益面前,自己的感受形同虚设。本来就是没有什么安全感且拼命追赶Mark的人,一下子被剥夺了所有权利,Wardo可能会觉得自己完全被否定掉,一切的付出,不管是好的坏的都毫无意义。
并且Mark也算是没有认真了解Wardo的内心真正需求吧。
以上。]
[另外附上给我灵感的诗,其中“忘掉一朵花”很戳我,正好对应了花朵这个名字]
Let It Be Forgotten        By Sarah Teasdale
Let it be forgotten,as a flower is forgotten,
Forgotten as a fire that once was singing gold.
Let it be forgotten forever and ever,
Time is a kind friend,he will make us old.
If anyone asks,say it was forgotten
Long and long go,
As a flower,as a fire,as a hushed footfall
In a long-forgotten snow.

忘掉它    余光中 译
忘掉它,就像忘掉一朵花,
就像忘掉炼过黄金的火焰,
忘掉它,永远永远。
时间是良友,它会使我们变成老年。
如果有人问起,就说已经忘记,
在很早,很早的往昔
像花,像火,像静静的足音
在早被遗忘的雪里。​
 
 

评论(2)
热度(17)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