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有些情绪,至无人处才方可倾洒。

  莫名地喜欢上了北欧,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只记得那天看到深邃的苍穹下闪耀的银绿色的极光,看到天地间只剩下盲目的白色,竟觉得微微疼痛。我不知道这疼痛来临的原因,似乎是因为过于广袤苍茫的美。

  我想到三毛之于撒哈拉沙漠,又嘲自己过于矫作,但始终觉得,终有一日,须得登上北欧的土地,才方得宁静的。看到《白日梦想家》里的冰岛,有那么多那么多空旷无人的寂静,更觉得祥和安宁。

评论
热度(3)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