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TSN/EM】Wharves at Dawn[性转/ABO/女A男B]

警告:本文仅是为了满足个人脑洞的产物,如果不能接受请一定不要勉强

Chapter 9

 

 

 

The Facebook几乎是以一种超出预期的速度发展,为了维持网站的运作,Mark和Dustin逃了所有能逃的课在宿舍里没日没夜的写着代码,Eduarda有时候会过来,更多的时候她和Chris在波士顿的地铁里辗转着寻找投资商,她总是有太多事要做,投资协会、气象学爱好者讨论会还有The Facebook,作为一名到了大三的优等生,她还要保证每篇论文都出色完成,有时候跟她通话的母亲听出她声音的疲惫关切地询问,她只能用一贯的温柔打消亲人的顾虑:“我很好,妈妈,您不用担心。”

但Eduarda还是常常到Kirkland来,她总担心Mark又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也有的时刻Mark终于从工作的状态中抽身而出,没看到身旁的Eduarda,就给她打电话:“Warda,我有个特别棒的点子想告诉你,可是你不在Kirkland,你能过来吗?”

这个时候Eduarda便会心软得不行,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赶过来。

提到The Facebook,Mark总有源源不断的创意和点子,他喜欢跟Eduarda谈论这些,Eduarda总会帮他把细节补充完善,但有些涉及到专业领域的东西是Eduarda没法理解的,他不太在意这个,哪怕Eduarda一言不发,他喜欢,几乎称得上是享受Eduarda专注地看着他的时候那暖洋洋的目光。

Eduarda在Kirkland的大多日子都在讨论TheFacebook发展和赶论文之中度过,似乎自从The Facebook上线之后,他们就再没有清闲的时光,他们背靠着背坐在Eduarda专门买来的地毯上忙着手头的工作,静默之中分享着各自脊背炽热的体温,在极少数的周末下午,Eduarda会轻轻合上Mark的笔记本,带着他陷入年轻人该有的疯狂之中。

当很多年以后他早已习惯了加州灿烂明丽到让人微微眩晕的日光时,他还是会想起,在波士顿湿冷冬日的午后,滚烫而燥热的体温,还有柔软的、珍重的,充满爱意的目光。

 

圣诞节的时候Eduarda飞回迈阿密陪伴她的家人,Saverin这样古老的家族具有很强的家族观念,Alexander也会从繁忙的日程中抽出空来回家见见父母和祖父。

祖父已经是头发花白的老人了,但仍旧锐利深邃的双眼让他看起来依旧是当年在巴西只手遮天搅弄风云的巨头,他一向对儿子挑剔严苛,不多的慈爱全给了孙儿孙女。

“Dudu回来了。”老人眯起眼来摩挲孙女的发顶,熟悉的力道让Eduarda觉得她仿佛还是在爷爷膝下承欢的幼儿,便撒着娇喊祖父,逗得老人开怀不已。

祖父为了Eduarda的到来专门下厨做了她最爱的菜式,惹得Alexander也难免稍稍抱怨祖父的偏心,但Eduarda自幼时就永远是一众兄弟姐妹中最乖巧聪敏最惹人爱怜的那个孩子,Alexander倒没提自己就是打头疼惜这个小妹妹的人。

“Dudu明年就毕业了,你父亲想让你回来跟你大哥一起打理家族产业。”祖父其实也是这样希望的,他惊奇于这女孩敏锐的商业嗅觉。

“爷爷,我还没做打算,我正在和我的朋友Mark做一个网站。”Eduarda犹豫了一下,终究实话实说了。

“我知道你们的那个网站,年轻人的一点想法罢了,我不认为有多大潜力。”经营了一辈子家族产业的祖父具有的是传统的商业理念,他对于互联网那一套玩法不以为意。

Eduarda并没有出口反驳,祖父和父亲的传统观念和Mark反传统的做法有很大的不同,她并不试图改变自己的亲人。

只是席间兄长Alexander不经意看了她几眼,眼神意味不明。

 

晚餐结束后Eduarda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休憩,精致大气的装潢出自父亲的构想,他相当看重这个女儿,跟Alexander一样当作接班人来培养。

坐在熟悉的床上,佣人贴心地在床头柜摆放了她偏好的书籍,下面的抽屉挂着一把精巧的小锁,打开后里面放置着她少年时代被浪漫主义冲昏了头脑后写的一沓诗歌,拿起来细细看过后不仅被当时的想法逗笑。

Eduarda放下那些作品,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立刻被接起来,少年波澜不惊的嗓音传过来:“Warda.”

“这么快就接了电话,是你妈妈没收了你的电脑吗,Mark?”Eduarda笑起来,她能想象出少年被妈妈拿走电脑之后焦躁又无奈的吃瘪模样,好像恹恹的猫咪。

“妈妈和Randi,他们说我不能在一整个圣诞节假期都只对着电脑。”Mark捏了捏鼻梁,微微皱起的眉头处有一个小小的凹痕,他还有很多代码没有来得及写,现在他只能对着无聊的电视节目还有几个小鬼头。

Eduarda 听说过Mark的姐姐Randi,从小就让乖戾任性的Mark吃了不少苦头,看来现在依旧如此,想到这她不禁笑了笑:“真想认识认识你姐姐,一定是个很有趣的人。”

听到Eduarda声音里的笑意Mark更无奈了:“不说这个了,我在想The Facebook以后怎么发展。”

“继续说。”Eduarda也认真起来。

“我们目前已经扩大到耶鲁、斯坦福和波士顿了,但光是在几个学校之间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在不同人群之间推广,让所有人都来注册The Facebook。”

“Wow,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Eduarda显然没预料到Mark野心十足。

“没错,接下来工作量会成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增加,我们需要雇佣更多的人。”Mark肯定地说。

“你确定会这样吗……”Eduarda的声音却意外地显得迟疑起来。

“没错,我们需要程序员来编写代码,另外Warda,我认为我们应该到加州去,那里有硅谷,更适合互联网公司发展。”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想这么多,如果你想要扩大规模的话我们就需要投资……”

Eduarda与其说是谨慎不如说是怀疑的口吻微微刺痛了Mark,他不想听到Eduarda再度提起投资商的事情,于是他斩钉截铁的接着说下去:“我们一定会扩大规模,必要的时候我会休学,完全投入到The Facebook的工作中去。”

“什么?!你疯了吗,Mark?The Facebook只是你的一个创意,我们甚至都还搞不清楚这是什么?”Eduarda惊异不已,声音提高了一些。

Mark被Eduarda有点像是责问的口吻弄得扫兴不已,他盯着眼前的玻璃窗,窗外路灯昏黄的光影边缘闪烁着寒芒,他出神地看见前路一座王国巍然初成,雄心壮志一瞬间填满了他的胸膛,浑身的血液随着他激动的颤栗变得滚烫。

“Mark?”Eduarda没有听到Mark的回答,疑惑地叫着他的名字。

“它会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东西。” Mark当时这样回答他的恋人。

 

假期在没有电脑的苦闷中结束,他们的进展太慢了,回到学校之后Mark马不停蹄地给公司招了一个程序员,又在没告知父母的情况下擅自办理了休学手续。

那天仍旧是Eduarda和他一起去的校长室,她没再像之前那样反复提醒他的选择冲动且风险十足,她只是沉默地等候在外面,在一切完成之后对他说:“我们需要找投资商了,Mark。”

Mark把这句话看作是Eduarda在他一意孤行休学后的妥协,实际上他觉得对于他的休学,Eduarda看上去比他自己还要不安,他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也答应了Eduarda的要求。

可能是因为那双眼睛,他想,它们看起来是那样焦虑,晃动的紧张几乎要碾过其中的光芒,他下意识地想要安抚。

 

他们开始在各个城市之间寻找着投资商,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Eduarda在联络,她有Sarverin家族积累下来的人脉,尽管少有人看好,但都会给Sarverin的小女儿一个面子。

Mark却讨厌透了这样的奔波,每天面对着一群毫无创意的人质疑且高高在上的目光让他觉得深受轻视,他几乎是带着一种恶劣的心情激怒一个又一个投资商,然后穿着他的拖鞋大摇大摆地走出那缺少生机的办公楼,纵使Eduarda几次三番告诫他的行为他也无动于衷,终于导致了他们之间无声的冷战。

Eduarda的忙碌在他看来无谓极了,他宁愿坐在桌前写下几百串代码,

但他不知道的是Eduarda此刻正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她的父亲为了她能够接管家族事业已经为她在纽约找好了实习场所,是自小相识的一个叔叔的公司,但为了维持The Facebook的资金运作,她少见地忤逆了父亲,返校前与家人不欢而散。

Eduarda不曾告诉Mark这些,她也从来不像Mark那样确定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她不能像预测气象那样准确预测出互联网这个新兴领域的发展,她只能尽力跟上Mark的主意并且承担起CFO的工作,但Mark的不配合无疑增加了她的困难。

他们的交流变得冷淡,但在私下他们仍旧是恋人,在旅途的辗转点上,他们挤在狭小的宾馆里交/欢,他们在拉到一笔资金后跑到广场上热吻庆祝,Mark习惯Eduarda的亲吻和倾听,在生意场的刀光剑影背后,他们是亲密的伴侣无间的友人。

他们维持着一种奇怪的平衡,直到Sean Parker出现。





-TBC-

评论(7)
热度(48)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