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TSN/EM】Wharves at Dawn[性转/ABO/女A男B]

警告:本文仅是为了满足个人脑洞的产物,如果不能接受请一定不要勉强


Chapter 5




猎猎风声吹过建筑物,尘埃与落叶在空气中搅拌出一种微微呛人的味道,Mark后颈的一块裸露的皮肤在冷气中干燥而刺痛。

他不耐烦地把重心从左脚挪到右脚,然后再换回来。

来这个所谓的派对不是他的本意,但是The Facebook的上线必须通过凤凰社那些人的邮箱才能吸引到更多人,他站在屋子外面拨通了Eduarda的手机,漫长的忙音过后转到了语音信箱,屋里喧腾的音乐声像是鼓点一下一下敲打着他的耳膜。


要说这些Alpha精英们真的有什么过人的智慧倒不见得,但是因为有家庭财力的支撑,况且哈佛的管理人员对这群出身高贵且即将在各个领域崭露头角的年轻人总是格外宽容,他们玩起来倒是毫无后顾之忧,很快这场派对就成了肆无忌惮的狂欢。

有不少人带来了Beta或是Omega的伴侣,在酒精与信息素的作用下,人们摘下了理性的面具,在衣香鬓影之间物欲如暗流般在人群中汹涌,起哄与尖叫声中,陌生人与陌生人接着吻,不安分的肢体们接触纠缠,将愉悦推向迷乱的狂潮。

在手脚都冻得僵硬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人群簇拥着的好友。


Mark是了解Eduarda自小锻炼出的酒量的,隔着玻璃他看到情迷意乱的人一次次邀请那个高挑而迷人的凤凰社新成员,他看到她对着那些男人女人不拒绝地微笑,几轮下来,她也只是眼神湿润面色稍稍发红。

有人借着酒意凑上来索吻,Eduarda棕褐色的漂亮眼睛在灯光下显出一种异域的诱惑,接着她俯下身,低头轻轻吻了慌乱羞涩的少年的脸颊,周围是众人兴奋的要求下一步的起哄声,Mark站在窗外看着微醺的友人颔首向脸色酡红的男生示意,甚至不疾不徐地带有一贯的优雅。

等待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了,他不想再呆下去,冷漠的少年扬起棱角分明的脸,盯了那建筑物的标牌几秒,默念下它的名字,转身欲行。

肩膀忽然被向后拉扯着拍了拍,少年踉跄了一下,脸上显出被冒犯的烦躁,他面无表情地看向来人。

“Hey,你是Mark对吗?你是过来找Eddie的?”高大而强壮的金发青年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威士忌,大概是参加了一半派对出来透透气。

Mark漠然地看着他。

“我是Francis,Francis Jefferson,你可以叫我Frank。”Francis伸出手来介绍了自己。

Mark只得迅速又短暂地和他握了握手,应付一般显出些友好的笑意来。Jefferson,美利坚医药企业巨头,难怪和Saverin家族是世交。

“你等了一阵了吧?我去把Eddie叫出来。”Francis此刻显得热情而体贴,不等他回答就转身走进了屋子。 

Mark表情有些古怪地看着他返回派对。

他看到Francis找到Eduarda喝了杯酒,寒暄几句后她愉悦地笑,而后又说了什么,Eduarda表情便立刻变了,她即刻回头看到了窗外的Mark,他伸出手小幅度地挥了挥,随后看到Eduarda把酒杯塞进Francis的怀里,神色有些恼怒地对Francis说了一句话,金发青年则笑着摊开双手。


Eduarda从派对上跑了出来,臂弯上搭着她的大衣和围巾,精致的礼服上沾染的酒气和别人的香水味让Mark不快地向后仰了仰脖子。

“Mark,你怎么会过来?我是说,你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Eduarda难得地有些语无伦次。

“我给你打过,你没接。”Mark指了指友人手上的手机。

Eduarda打开手机看到了几通未接来电,神色充满歉意:“抱歉我没能听到,你有什么事?”

“The Facebook完成了。”Mark静静地说。

“Great,什么时候上线?”Eduarda惊喜地看向他。

“现在,我需要你的凤凰社邮箱。”Mark窄薄的嘴唇露出一个不明显的弧度,眼神里充满浅淡的兴奋,“凤凰社的人拥有广阔的人脉,通过他们The Facebook才能更好的传播。”

Eduarda的表情犹豫了一下:“I’m not sure…(我不确定)”,她抬起头看了Mark一眼,“好吧,我把我的电脑借给你。”

“很好,现在你可以回去参加你的派对了,Warda。”Mark点点头要离开。

“等一下,Mark,我不明白你的意思。”Eduarda站到Mark身前止住他的步子,诧异又困惑地问他。

“显然你在参加凤凰社的聚会,我的话说完了,所以你该回去继续派对了。”Mark双手放在卫衣口袋里没有拿出来,只是耸了耸肩。

“什么时候我会抛下你去参加派对了,Mark?我会和你一起回Kirkland,见证The Facebook的诞生。”Eduarda皱着眉头紧紧盯着不肯抬头的Mark,认真地说道。

“跟The Facebook相比,凤凰社显然更重要,祝你玩得愉快,Warda。”Mark深狭的眉目带有一种少年人的倔强,他抿起嘴唇。

“该死的,Mark,你知道那只是派对上的玩笑。”Eduarda气恼的神情中带着无措。

“你看起来非常乐在其中,Warda。”Mark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接了这样一句,他的语气显得过于激烈。

但是Eduarda显然没有意识到他的逾矩,相反她耐下心来解释道:“这在这种聚会中非常常见,是融入团体的一种方式,Mark,我知道这看起来有些放纵,如果你不喜欢这样,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

“这跟我没有关系,抱歉Warda,作为朋友我不该对你的生活指手画脚。”Mark反应过来什么,低声道了一句歉。


“跟你没有关系?”Eduarda像是被气笑了,她走近一步直视着Mark,她像是故意靠得很近,迫使Mark扬起头来看着她,Eduarda身上残留的酒味差不多散尽,属于她自身的忍冬的清香显露出来,浮动在这寒冷的夜晚里。

“你觉得我是因为什么从派对上离开,因为什么不加考虑地拿出1000美元,又是因为什么连你废话连篇的博客都要一字不落地看完?”Eduarda棕褐色的眼瞳在黯淡的光线下呈现出幽深的色泽,浓密上翘的睫毛轻轻抖动一下,像是呼之欲出的秘密,“又或者,你以为是什么让我无聊到每天都要来Kirkland?”

Mark慌乱地眨了眨眼,他扭了扭脖子想要说些什么时被Eduarda打断。

“你就是唯一的理由,Mark,你真是迟钝得让人咬牙切齿。”Eduarda用了些力把Mark带到怀里,深秋的夜里两个衣着单薄的人都有些发抖,裸露的皮肤在冷风的刺激下一阵颤栗。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Mark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们当了太长时间的朋友了,我可不想再见到下一个Erica了。”Eduarda垂眸看着他,修长的手温柔地捧起了他的脸,“我已经没有多少耐心当你的恋爱顾问了。”

“我没有考虑过Alpha女性…”Mark不知道作何反应,紧张让他语无伦次。

他听到Eduarda低低嗤笑一声:“你能骗过谁呢,Mark,否则你怎么解释你刚才为什么生气?”

“我没有…”Mark刚想要否认,就被Eduarda堵住了嘴巴。

她托着他的下巴,温柔地吻着他,轻轻含住他的下唇。他浑身僵硬,任由那温热的物体探了进来,引导着他与她磕磕绊绊地纠缠。Mark甚至忘记了眨眼睛,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友人的脸,轮廓分明神情柔和,低垂的眼中是蜂蜜一般的光泽。

他能听到不远处派对狂欢的沸腾声,灯火照在Eduarda的脸上忽明忽暗,不知道的是夜晚刺骨的冷风还是别的什么让他们狠狠颤抖,拥抱着他再熟悉不过的友人,他心中有种奇异的满足感。





-TBC-

评论(11)
热度(36)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