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TSN/EM】Wharves at Dawn[性转/ABO/女A男B]


警告:本文仅是为了满足个人脑洞的产物,如果不能接受请一定不要勉强




Chapter 4

 

 

 

The Facebook在更换了服务器之后是大量的工作,Mark每天在代码中睡去在代码中醒来,而Eduarda则因为凤凰社的考试而不时陷入一些“小小的”麻烦里。

 

“成为‘凤凰’就意味着让你带着一只鸡来标榜自己的身份?”Mark嘲笑地看着对面的Eduarda,挑了挑嘴角。

“这是入会仪式Mark,我一周之内都要带着它。”一向得体稳重的优等生此刻难得地显出狼狈来,Eduarda努力按住那只不听话的鸡,笔挺的西装外套上有着几个鸡爪留下的光荣印记。

“每时每刻都要带着它?”Mark有些震惊地问她。

“是的,哪怕我们现在在食堂。”Eduarda耸着肩尽量忽略过路人的目光,她摘下粘在袖口的一根鸡毛。

 

第二天,Eduarda就被校报冠上了“虐待动物”的名号大肆报道。

“老天,我做了什么,我不过喂了这只鸡一点吃的。”Eduarda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只伸着脖子啄着地上并不存在的食物的鸡。

“有人说看见你喂它吃鸡肉。”Dustin指出重点。

“可是当时Kirkland里只有鸡肉……好吧,我算是虐待它了。”Eduarda仰倒在Mark的床上发出一声呻吟。

“你可以告诉他们这也是入会仪式的一部分。”Mark坐在电脑前挖苦了一句。

“Shut up,Mark.”Eduarda有气无力地回答他。

Mark发出了轻微的嗤笑声。

 

“他们相信了你的说法?”Mark微微抬起眉梢表达他的怀疑。

“他们只能相信,我提供了一切证据来证明我不是个动物虐待者。”Eduarda边走边把烟灰色的围巾裹得严实一些,她一向喜穿正式严肃的衣服,西装外面穿的是黑色长摆风衣,羊毛的质感昂贵厚重,她俨然像个成熟的商务人士。

Mark冷漠地扫过同伴的装束,他对衣着一向没有挑剔,双手放在灰色GAP卫衣的口袋里,布料被他不停摆动的手指撑出奇怪的形状:“麻烦解决了,Warda,我们需要考虑考虑The Facebook的设计问题了。”

“当然,符合个人需求。”Eduarda点了点头,被寒冽的风吹得缩着脖子眯了眯眼,棕色的长发柔软地贴着脸颊,像是高贵又娇气的猫科动物。

“这正是吸引用户使用The Facebook原因,我们要满足每一个人的需要。”Mark低着头,手指在卫衣口袋里画着圈,没有遮挡的脖子以上部分冻得发红,他却浑然不觉。

Eduarda认真听着,边走边讨论着他们的想法,快到Kirkland的时候,一个略微低沉醇厚的声音叫住了他们:“Eduarda.”

 

少女转过头去,看到她多日未见的长兄、她同样棕发褐眼的手足微笑地看着她,脚边放着一个小巧的行李箱。

“Alex,你怎么会过来?”Eduarda惊喜地向哥哥走去,紧紧拥抱之下Alexander身上未散尽的寒气和亲切的雪松木的味道一齐向她涌来。

“到波士顿谈一笔生意顺便来了哈佛,你的舍友告诉我到Kirkland比较容易找到你。”Alexander亲密地吻了吻她的侧脸,幼时的呵护引领总能让人在成年后还记得那种信任之感。

“我很想念你,哥哥。”Eduarda用葡萄牙语撒娇般说了这么一句,尽管少女已经成长到快要和他比肩的身高,但在面对她是总是忍不住流露出天真稚气的神气,这让Alex因为小妹妹独立而不再依赖他的失落在瞬间被弥补。

Alexander同样用葡萄牙语回答他的妹妹:“我也想念你,Dudu。”他相同褐色的眼睛显出一种不属于他的年龄的深沉镇静,“听说你最近遇到了麻烦。”

“一些无聊的人,刚刚已经解决了。”Eduarda温和甜蜜的眼睛里少见的有一丝怒气,显然是想起了冗长拖沓的查问。

“你确定不需要我的帮助吗?”Alexander动作轻柔地把她头顶一缕凌乱的发丝拨下来,又提醒道,“记得保持你的风度,Dudu,你知道对手不会放过你的痛处。”

“所以不要暴露你的痛处。”Eduarda眨着眼睛狡黠地接上哥哥的话,她每当不耐烦了说教时就会这样隐隐地请求,一向拿她没有办法的兄长有些无奈地止住了话语,低声笑了起来。

“你告诉父亲你正在参与一个网络项目。”Alexander识趣地提起了另外的话题。

“The Facebook,那就是我的合伙人Mark Zuckerburg,Mark在计算机方面是个天才,他非常棒。”Eduarda指着在远处等着她的Mark,认真地称赞道。

Alexander看了看那个坐在长凳上把笔记本放在膝头不停打着什么的少年,略长的卷发遮住了他的耳朵。

“看上去确实是对电脑非常感兴趣,我认为你可以把这个作为你的起步项目。”Alexander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我对The Facebook很有信心Alex,它也许不只是个起步项目。”Eduarda否定了兄长的这个看法,寒冷而干燥的空气中,少女的神情里有一种微微固执的郑重。

Alexander举起双手:“好吧,我不在互联网这儿跟你争论,尽管我并不看好它,但是Dudu,你知道商业合作是不允许掺杂私人感情的,你能保证你的‘信心’中有多少是对Mark Zuckerburg这个人的喜爱呢?”

兄长深邃无波的眼中映出少女一瞬间的茫然,Eduarda在下一刻镇静了下来:“当然,你更该相信Saverin的商业嗅觉,哥哥。”

“我自然相信,Dudu,我一向对你充满期待。”Alexander像儿时那样揉了揉Eduarda的头发。

少女忍俊不禁地笑着推开了他的手:“我该走了哥哥,带我向爸爸妈妈问好。”

Alexander看着他的妹妹走向了远处那个沉默等待着的少年,在被唤了一声后抬起头来,他合上电脑,冷淡的眉眼看向他,微微颔首,既是问好又是道别。而后他默契地转身,和Eduarda并肩走向远处的宿舍楼。

掺进了灰色而显得混沌的夕阳徐徐展开,风声沉重得如同叹息,他们的身影靠得很近却始终不曾触碰到彼此,Alexander当时未曾察觉到这一场景撒满阴影的预示性。

 

“你的哥哥…长得和你很像。”Mark想了想,做出这样的评价,他回想起刚才见过的那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明明是与Eduarda相似的眉眼,却有着全然不同的气质,深沉成熟且具有一种内敛的侵略性的Saverin家族的大公子,临别时他向Mark投去充满深意的一瞥。

“家里所有人都这样觉得,母亲却觉得我长得像一位故去的阿姨而不是Alex。”Eduarda想起了疼宠她的母亲,眼中浮起柔软如蜜的笑意。

“看来你的母亲和那位阿姨关系很好。”Mark这时突然觉得冷了起来,即使双手放在口袋里也抵挡不了体温的下降,他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哆嗦。

一侧的友人本就一直关注着他,少年弓起脊背试图将自己蜷在外套里,随后发现这是无谓的反抗,他放弃般地仰起头,细白的脖子上却被缠上了一个热暖的东西。

“你得多穿点衣服才行,Mark。”Eduarda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有些责怪的样子,同时低下头仔细帮他把围巾系好。

“马上就到Kirkland了。”少年轻声反驳道。

“我知道Mark,你也马上就要感冒了,围好它。”Eduarda的口气温和却不容置疑。

两人靠得很近,少女温热的鼻息轻微地拂过他的脸,他能看到Eduarda翘起的睫毛和透着淡粉色的眼皮,这是个对于亲密的友人都显得过于亲昵的动作,但Eduarda似无觉般收回手,自然地向前走去。

走在左侧的Mark伸出手来攥了攥柔软的灰色围巾的一角,微微抿了抿嘴唇,他想起舍友Dustin曾经开玩笑的说法:“Ed简直担当了你家人和情人的双重角色。”

他那时有些莫名其妙地问他:“我已经有Erica了。”

“哦?那平时你总和谁在一起?”

他记得自己没能成功反驳Dustin,最后舍友走过来拍着他的肩膀:“兄弟,你没让Erica知道这些真是太明智了,因为和她相比,你们更像是男女朋友关系。”

Mark盯着前面正在拿门卡的Eduarda,一言不发地走进了Kirkland。

 

 



-TBC-




卡文卡得我想哭······


评论(6)
热度(28)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