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TSN/EM】Wharves at Dawn[性转/ABO/女A男B]

警告:本文仅是为了满足个人脑洞的产物,如果不能接受请一定不要勉强




Chapter 3

 

 

 

Mark走进了那个所谓的犹太人兄弟会。

派对上闪烁的灯光和音乐声都让他感到不适,他甚至看到了一群亚裔女生拿着酒杯跟男生们调情,他的眉毛讽刺地微微一动。

那些所谓的犹太人精英们此刻都穿着可笑的模仿加勒比风格的装束,他在一大群人中间没有看到Eduarda。

好在跟Chris还有Dustin站在一起的Eduarda看到了这个僵硬的小卷毛,笑着高声喊他的名字:“Mark。”

处在人群中心的Eduarda穿着一件绝对不符合个人品味的花衬衫同时戴着一顶可笑的草帽向他走来,Eduarda似乎很习惯这样的位置,即使穿着奇异,她在众人的目光下仍旧得体而优雅。

Eduarda终于走到了站在角落的Mark面前。

“这是什么?”Mark指着Eduarda的帽子,皱着眉头发问。

“哦,这是那群姑娘们非要我戴上的,他们说这比较加勒比。”Eduarda笑着把帽子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她今晚看上去非常愉快,“Mark,你不会相信凤凰社要我了。”

“Getting Punched?”Mark走向门口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他重复了Eduarda的后半句话,钴蓝色的眼睛快速扫视了Eduarda两下,他努力显得真诚一些,“祝贺你。”

“谢谢你,Mark。”Eduarda真挚地感谢道,浓棕色的眉眼显出一种温柔的神情。

“所以我们现在赶紧出去吧,我受不了这个假的人工瀑布了,这根本不是加勒比。”Mark不耐地想要出去。

“好吧。”Eduarda带着略有惊讶的笑意同意了他的想法,Mark看着Eduarda跟身后几个等待着她的男生和女生说了什么,那些人依依不舍的目光更让他烦躁。

“Mark,你知道外面只有零下六度是吗?”闷着头走着的Mark听到身后Eduarda无奈地抱怨道,生于巴西长于迈阿密的女孩向来对这样寒冷的天气束手无措。

“我知道。”Mark短促的回了一句,我还知道那些人目光快把你身上的衣服烧着了。

 

Eduarda只好抱着双臂跟Mark站到了门口:“你要说什么,Mark。”

Mark此刻在严寒中兴奋地颤抖,他靠在墙壁上,双手放在衣兜内,语速飞快地说出他那个伟大的想法。

Mark在说与自己有关的事情时总会显得非常专注,当他向Eduarda描绘着对The Facebook的设想时,路灯黄色的灯光撒下来落到他的眼中,隔着两人呼出的白气,Eduarda看到他眼里近乎星辰一般的光芒,那是一种幽暗的蓝色,似乎寒冷和迷雾也不能阻止那光芒桀骜不驯地闪耀。

Eduarda紧紧盯着那双眼睛,好像再没有别的东西能够吸引她的注意。

“我们需要启动资金,你得提供1000美元来租服务器Warda。”Mark讲到了他邀请Eduarda的原因,“我们三七分成,我七你三。”

他有些不安地等待着Eduarda的答复,这是一场冒险,尽管他知道他会成功,但他完全能够理解Warda的担心,他会用更多的证据来说服她加入The Facebook的创建之中。

对面的少女低着头踢了踢冻僵的小腿,而后抬起头来:“好,我加入。”

Mark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怔愣地盯了Eduarda几秒。

面前高挑而瘦削的Alpha少女真挚地看着他微笑,修长的手指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长发,她丰美柔软的卷发随意地披散着,在路灯的照耀下散发出温柔的光泽。Eduarda有一双甜蜜的棕色眼睛,总是显得深情又动人,尤其在此刻,她眼里的亮光盛开,照得他心口滚烫。

“这听上去棒极了,Mark,谢谢你过来找我。”Eduarda真诚地赞美道,优雅的声线在寒夜中显出一种低沉,“我回头告诉你舞会的事儿。”

Mark点了点头,看着Eduarda打开了门,再次走进那片温暖闪烁的灯光之中,男男女女快活的笑声传了出来,在寂静的夜晚里显得突兀模糊。

Mark在这个狭窄的后门只身站了一会儿,少年抿起深红色的嘴唇仰着头,苍白单薄的侧脸上面无表情,深狭的眉目被薄雾般的阴影轻柔地遮盖,棕栗色的卷发在影子上留下一个委婉的弧度。

 

 

Mark随即着手建立The Facebook,因为只有团队中只有他和Dustin负责编写代码,这无疑是个浩大的工程,他逃了好几门课,甚至做好了挂科的准备。

在几天几晚连续的工作之后,Mark终于想起了休息这回事,他站起身来走向他的床,却不期然地看到了坐在上面看书的Eduarda。

“Warda,你什么时候进来的?”Mark惊讶地看着少女和她放在一旁的一叠书。

“今天中午。事实上我这几天过来了好几次,你忘记了。”Eduarda挪了挪身子给了他一个位置。

“哦,我是忘记了。”Mark隐约想起来这么一回事。

“看起来你非常需要休息,Mark。”Eduarda担忧地看着Mark眼中密布的红血丝,“红牛会害死你的。”

她把书和电脑全都抱到了地板上,催促着Mark快点睡觉。

Mark确实非常疲惫,他倒在枕头上把被子胡乱一裹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已经是晨光微亮的清晨。

未完成的代码瞬间涌入脑中,Mark掀开被子,看到了睡在地上的Eduarda。

因为Eduarda经常到他的宿舍,有时候作业写到了深夜就干脆在他这儿睡下,不介意性别差异的Alpha少女和神经大条的Geek谁也没有不自在,因而再三出现这种情况之后Mark就干脆为Eduarda备了常用的地铺。

“Mark。”Eduarda被他吵醒还有些迷糊,刚醒来的声音有些软糯含糊,她摸到放在一旁的腕表,“你睡了十五个小时,Mark,你以后不能再这样超负荷工作了。”

Mark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忽然,他闻到空气中一种清淡的气味,辛香清苦,是忍冬的味道,那是Eduarda的信息素,虽然Beta对信息素并不敏感,但是他们仍旧可以辨别这些味道。

因为Eduarda常常留在Mark的宿舍,因而他的房间里不可避免地长期残留着Alpha的气息,以至于一些Omega朋友不敢进到Mark的房间里来。

Mark曾经对Eduarda的信息素表示过质疑:“这闻起来像是让人禁欲而不是用来吸引他人。”

而他的一个Omega朋友坚定地否定了这一说法:“你不知道它们闻起来多么具有诱惑力,Omega通过这些就能认出一个强大的Alpha。”

Eduarda坐起身来,套着Mark买来就没穿过的一件卫衣,一向打理整齐的棕色长发此刻凌乱蓬松,素颜的脸上有不明显的黑眼圈,这是外人从来没有见到过的Eduarda,不是熠熠生辉,而是真实柔软。

“去刷牙了,Mark。”Eduarda走到他身旁笑着揉了揉他的卷发。

这本是做习惯了的动作,但Mark却忽然有些僵硬,他认真地看了Eduarda一眼。

 

 

天色开始发暗,一切都透出一种灰蒙蒙的黯淡感,Mark少见地因为天气而不快,或许更多是因为服务器的崩溃。

需要更多的资金租更多的服务器保证正常运转,Mark仔细地想,光写代码还不够,他需要考虑到更多的事儿。

他放下手头的代码去找Eduarda,事实上,Eduarda也是少有的能让他离开电脑走进现实世界的人,以前还可能有个Erica,Mark忽然发现,他丝毫没想起过Erica,尽管对她的愤怒促成了Facemash诞生。

Mark知道Eduarda的课表,他清楚她每天的行程,所以没怎么费力他就找到了Eduarda上经济课的教室。

还没有下课,教室里的精英们都在努力跟上教授飞快的语速,少年百无聊赖地倚在门口的柱子上,门廊灰暗的影子盖住了他大半张脸,微微抬起的下巴瘦得尖锐,带着他一贯冷淡漠然的表情。

下课铃声终于响了,少年耐心耗尽般地微微叹了口气,人流涌了出来,他看见了Eduarda,但不很壮实的身板让他无法与人流逆行。

Eduarda走了出来,穿着笔挺的外套,她总是这样注重礼节,她身旁还站着一个人,拥有深金发色和蓝眼珠的高大青年,彬彬有礼的模样让人毫不怀疑他和Eduarda相同的出身和性别。

他看到青年说了些什么,随后Eduarda愉悦地笑了起来,棕色的卷发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富有一种精致的光泽,人们默契地不去打扰他们的交谈,在强大的家族之间,Alpha与Alpha的结合并不鲜见,不少人深信这会给后代留下更优秀的基因。


Mark终于等到Eduarda走到他面前,“Mark,你怎么过来了?”她略带惊讶地问他。

“我们需要更多的服务器。”Mark简洁地解释了一切。

“好的,那我们明天课再见了,Frank。”Eduarda向身旁的青年告别。

“跟你交谈很愉快,Eddie。”被称作Frank的青年亲昵地喊Eduarda的名字,礼貌地冲Mark点点头先行离开。

Mark只是看了他一眼,又心不在焉地移开目光。


“所以具体是什么情况?”Eduarda跟Mark并肩走着,转过头来望着沉默了一路的友人。

“服务器崩溃了,我需要更专业的服务器。”Mark语速轻巧坚决,Eduarda费了些力气听清了他的话。

“那就去租吧。”Eduarda没什么犹豫就同意了这个决定。

“我已经租了。”Mark平淡地说道。

“All right.”Eduarda耸了耸肩,对于友人的先斩后奏习以为常。

“那个Frank,是谁?”Mark像是不经意地提起见过一面的青年。

“Francis?是我认识很多年的朋友,我们家跟他们家是很好的生意伙伴。”Eduarda不介意把过去的生活告诉Mark。

默默听着的少年点了点头,复又低下头,盯着自己脚边的土地。








-TBC-

评论(9)
热度(32)
  1. Rosemarry.Chao司不文 转载了此文字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