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TSN/EM】Wharves at Dawn[性转/ABO/女A男B]

警告:本文仅是为了满足个人脑洞的产物,如果不能接受请一定不要勉强



Chapter 2

 

 

 

波士顿位于美国东海岸,到了秋天气温下降得很厉害,Eduarda穿着她的PRADA三件套根本挡不了寒气,来自热带国家的少女冷得直跺脚,她把自己厚密的深棕色长发塞到脖子里,拿出Mark给她的门卡跑进了Kirkland。

Mark此刻正和Chris还有Dustin兴致勃勃地商议着他们的计划,Eduarda带着凉意走了进来:“Hi,Mark.”

“Warda,你来得正好。”Mark抬头看了她一眼,少年人眼里是志在必得的坚定。

“听说你跟Erica分手了?真遗憾。”Eduarda靠在门框上搓了搓冻得发红的手指。

“你怎么知道?”Mark惊异地停下了打字的动作。

“你的博客,Mark。”Eduarda耸耸肩。

“好吧,这不重要,”Mark敷衍地勾起一个短促的笑容,不想提起他的分手经历,“我需要你计算国际象棋的那个公式。”

“为了你的那个比较女生容貌的网站?”Eduarda走过去看了看他们手头的工作,“你知道这样会惹麻烦的。”

“我需要,那个公式。”Mark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坐在电脑前他的眉眼微微下撇,嘴唇下方微微鼓起的两个唇窝带着少年人的倔强和负气。

“全校女生都会恨死我们俩的。”Eduarda拿起笔来低声说道,已经预料到了之后的处境。

“那也是恨我,跟你无关。”Mark喝了一口啤酒在Eduarda背后说道。

 

Mark很快把公式输进了程序里,钴蓝色的眼珠对着屏幕快速移动,在属于自己的领域里有一种畅快得意之感。

“完成了。”他敲下最后一个字符,窄薄的深红色下唇拉出一个不明显的弧度,眼里是隐藏不住的兴奋。

Mark随意地把Facemash发给了哈佛里的几个人,他知道在这个年代信息传播的速度是惊人的,他几乎是悠闲地看着访问量越来越多,起身又开了一瓶啤酒跟Dustin与Chris小小庆祝了一下。

 


他想告诉Eduarda他们的访问量已经大得惊人,却没找到她,走出卧室他才看到Eduarda在窗口打着电话,Mark只听到了结束的一句话:“好的,真是麻烦叔叔你了。”

“Hey,Warda,Facemash现在已经被上千的人登录了。”Mark抛给她一瓶啤酒。

“Wow,真是了不起,在深夜的访问量还会有这么大,我想服务器很快会被挤爆。”Eduarda接过啤酒喝了一口,带着笑意表示赞赏,“我想明天校董会就会找到你。”

“whatever,停课或者休学,反正那群老顽固对待非Alpha性别一向冷酷。”Mark使劲耸了一下肩膀,眉骨投下尖峭的阴影遮住了眼中的神色,他微微咬着下唇,带着少年人的不甘与负气。

“Hey,别这么说,答应我明天千万不要激怒他们好吗,这关系到你的学业。”Eduarda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郑重地叮嘱他。

Mark抬起眼看着Eduarda,因为眉眼生得深狭,因而常常让人觉得他的眼神里带有一种审视意味。


“好。”Mark最终答应了。

Eduarda暗自松了一口气,宽心地笑了起来:“那Erica呢?看上去你们吵得很激烈。”

Mark眼里显出烦躁的情绪:“我不明白我说了什么让她那样攻击我,她简直在侮辱我,她发起疯来简直不像个Beta。”

“你不是说她是个很温和的女生吗,怎么会生这么大的气?”Eduarda不解地询问。

“好像是我说了她来自BU她就失控了,我只是客观地陈述一下事实她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Mark冷笑了一声。

Eduarda无奈地摇了摇头,对Mark低得可怜的情商感到一阵无力:“你这样不就是在告诉她你瞧不起她的大学吗,没有人能忍受这种轻蔑,相信我Mark。”

“我没有瞧不起她……”Mark语速飞快地替自己辩解道,“我是觉得BU不够好,但是这不妨碍我喜欢她啊,她连这点都不明白吗?”

“老天,Mark,没有人会把这些分得这么开,Erica不是机器人,她不可能同时拥有这两种矛盾的情感还能良好运转。”Eduarda看着Mark困惑的双眼耐心解释道。

“但是我就能做到,而且这不难理解,你就能明白不是吗?”Mark不甘心地反驳着友人的话。

“好的好的,我的小机器人,你不能再喝酒了,快点去睡觉吧。”Eduarda好笑地揉了揉Mark触感不错的卷毛,把他推进卧室。

 


在外面等待听证会结束的时候,Eduarda成功地遇上了几个对她怒目而视的女生,好吧,最起码不会再招惹无关紧要的人了,她有些苦中作乐地想到。

同时她从手机短信里看到了那位远房表叔发给她的会议经过,她郁闷地呻吟了一声:“该死的自大的小卷毛,他绝对是故意的。”

好在他的叔叔在校董会有一些话语权,巧妙地利用了一些手段让那些人放弃了让Mark离校的处分,Eduarda长舒了一口气,她戴上耳机等着友人从楼里走出来。

Mark的穿着跟他本人一样格格不入,穿着过分宽大的卫衣和牛仔裤还有一双不合礼节到极点的拖鞋慢悠悠地走到Eduarda的身边。

“结果怎么样?”Eduarda站起来问了一句。

“留校观察六个月,他们还取消了我的博客。”Mark显然对后者更不满一些,“我也许不该说那些过激的话。”

Eduarda拍了拍友人的肩膀和他并排走着:“你确实不应该,我在这站了一会儿就已经有三个女生对我表达了无声的愤怒,我感觉到了自己魅力的锐减。”

Mark无所谓地缩了缩脖子:“需不需要我帮你黑进耶鲁或者斯坦福的校园网找几个不错的妹子?”

“这就不用了,谢谢你Mark。”Eduarda赶紧制止了他这个可怕的念头,“你知道对于我来说,仍旧有大把的男生可以选择。”

“哦,”Mark惊讶地停顿了一下,眼里嘲讽的神色一闪而过,“我忘记了对于一个Alpha来说所有性别对他们都是开放的。”

“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这样,只是你固执地想要一个Beta女孩罢了。”Eduarda双手插在衣兜里,棕色的长发在风中扬起。

“我对于男性没什么想法,而Omega又太过粘人,我很怀疑我能不能应付他们的发情期,所以Beta女孩是最好的选择。”Mark流畅地说出这么一段话,这是他一贯持有的态度。

“你忘记考虑Alpha了。”Eduarda指出这一点。

“Alpha女性?得了吧,她们一向跟Alpha男性没有什么区别,暴力倾向十足。”Mark直接否定了这个想法,他想起什么飞快看了Eduarda一眼,“当然你是个例外Warda,你不具有Alpha的典型缺陷。”

Eduarda听着Mark的想法轻柔地笑了起来,温和地表达了不同的意见:“Mark,我认为你这些看法有些固化了,不是每种性别的性格都是完全一样的,医学上最新研发出来的抑制剂可以让Omega像Beta一样生活,而受过良好教育的Alpha也不会粗鲁暴力,至于Beta,我想你已经见识过了Erica发怒时的情形了。”

Mark被Eduarda反驳得无话可说,他低头思索了一阵:“嗯,我承认我的想法确实有了偏差,我要重新考虑我对每种性别的认知,不过,我依旧对男性没什么感觉。”

Eduarda被Mark的最后一句话逗笑了:“这样很好,Mark。”

 

 

显然Facemash带来的影响是明显的,虽然都是些负面影响,比如Mark在计算机课上再一次收到了写着咒骂话语的字条。

本来就对老师的讲解感到无聊的Mark觉得自己再没有理由在这个教室呆下去了,在戏弄了一下老师之后径直走出了这间屋子。

带着被冒犯的狼狈Mark低着头走在过道上,忽然被人拦住了去路。

他看着眼前着两个从长相到举止都相似的Alpha,神色里无不显示出他们优渥的家境,典型的Alpha精英,Mark心里有些嘲讽地想,他们是不是为自己女友报仇来了?

随即他们来自赛艇队的说法更让Mark觉得讽刺,或许他们才是Erica期盼的那种男友。

带着一种好奇他跟着进了坡斯廉俱乐部,另一个Alpha在那里等着他们,而被限制在门廊前的规定让Mark有一种被轻视的不爽,心里不耐烦了起来。

当Mark觉得烦躁时回话往往会尽可能地简短,可惜当时三人谁都不清楚这一点,还为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合作伙伴而兴奋。

Mark听完了他们的想法后却猛然发现这是个天才的点子,跟他做的Facemash几乎不谋而合,人们需要连接,互联网就是社交,如果开发出这样一款社交软件,毫无疑问它会引领潮流和时代(*注1),他极力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几乎毫不犹豫就同意了加入。

 

在回去的路上,Mark逐渐冷静下来,他发现Winklevoss兄弟和Divya的想法实际上非常粗糙,他需要的是将Facemash的点子运用到新网站里,将人们连接成一个庞大的社群,而不是为了跟女孩约会这么肤浅,但同时他需要有人帮忙。

Eduarda,他的脑中下意识跳出这个答案,他知道Eduarda暑假挣了三十万美元,她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自己的开发,最重要的是,Warda一定会支持他。

Mark舔了舔嘴唇,狭长的眼角向上挑起,他为自己的构想露出一个跃跃欲试的兴奋笑容。

 

 


-TBC-

 


注释:

注1:化用自《社交的本质:马克扎克伯格的商业秘密》




为什么只有小心心都不说话QAQ

有什么想法请多多留言,害怕自己会OOC所以请多提建议吧XD

评论(4)
热度(25)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