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TSN/EM】Wharves at Dawn[性转/ABO/女A男B]


警告:1.本文仅是为了满足个人脑洞的产物,如果不能接受请一定不要勉强

2.看清设定是女A男B,Eduardo性转

3.私设如山,OOC风险:高!



 标题:Wharves at dawn(中文:黎明时的码头)

分级:NC-17




Chapter 1

 

 

 

空气中的湿意几乎要凝结成丝,摇摆的风把泥土和草叶的腥气全都带了上来,渗进每条窗户的缝隙里。玻璃上有一些分散着的黑色点渍,离远了看像是静止不动的飞虫,隐秘地窥探着室内的一切。

Eduarda Saverin出神地盯着窗台上的一道细小裂缝。

“阶级对生命机遇的决定远远超过了经济本身的意义(*注1),你的这项作业费时费力又缺乏实际意义。” Mark忽然说道,双手一刻不停地敲打着键盘。

“well,这个理由并不能打动我放弃我的学分。”Eduarda回头瞥了Mark一眼,她正坐在Mark的床上筛查着资料。

“你已经让经济学控制了你生活的一切方面了(*注2),Warda。”Mark狭长的眉骨微微下撇带出些不满的情绪来。

“它跟气象学一样有趣Mark,并且Norton教授也没有监视任何人的癖好(*注3)。”Eduarda鬓旁一缕棕色的长发掉了下来,她伸出修长的手指把它仔细别到耳后,“所以你能帮我填完这个问卷吗,我已经发到了你的邮箱里。”

“好吧,我呆会儿填。”Mark耸了耸肩,声音因为含在嘴里的红牛变得含糊不清。

 “多谢,一袋Twizzlers作为答谢(*注4)。”Eduarda语调轻快地承诺。

“草莓味的,不过你最好明天带过来,晚上我要和Erica见面。”Mark想起了他和女友的约会。

Eduarda对此表示遗憾:“那好吧,看来我们只能明天再见咯,希望你这次能与Erica成功和好。”

Mark转过身子来看向Eduarda,眉峰困惑地皱起:“说真的,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我们每一次的争吵都显得毫无道理。”

Eduarda褐色的眼珠在阳光下透出一种琥珀的光泽,她思考了一下开口:“我想可能是你们还不够了解对方。”

“我接受这个说法,”Mark点点头,深狭的眉眼天然带有一种漠然疏离的神采,他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你还在准备凤凰社的面试吗?”

“嗯,”Eduarda哼出一个拖沓的音节,“他们的测试太苛刻了,我不得不做大量的准备工作。”

“祝你好运,不过就算落选了也别伤心,我听说凤凰社里都是一些以折磨新人为乐的变态。”说到此处,Mark眼里泛起讥诮嘲讽的神色。

“谢谢你Mark,真是特别的祝福方式,”Eduarda挑起一边的眉毛,着重了“特别”这个词,“我会努力的,进入凤凰社也是我父亲的期望。”

“好吧,那就祝你父亲一切顺意。”Mark拿起红牛的空罐子轻轻晃了晃脑袋,深红色的嘴唇勾起做出干杯的姿势。

Eduarda为这个冷幽默忍俊不禁,低低笑了一声,把书本抱在怀里,又走过去顺势拿过Mark手里的易拉罐投进了垃圾篓里:“说真的Mark,你也不该再喝红牛了,这样下去你会营养不良的。”

Mark把脚翘起来放在桌子上:“Dr.Silva的建议?”

“不,是Dr.Saverin的建议。”Eduarda拎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短信,“我得走了,明天见Mark。”

Mark懒洋洋地抬起手摆了摆。在卧室里打游戏的Dustin听到声音跑了出来:“Hey,你这就要走了吗Ed?我还没请你看我的鲑鱼模型呢!”

“下次吧Dustin,我再不走恐怕Christy要跟别人打起来了。”Eduarda笑了笑,匆匆离开了Kirkland。

 

 

Eduarda Saverin是现任的哈佛投资协会主席,这意味每天都有不少工作的要她处理,尤其在哈佛这个社团众多的地方,当你想举办点什么活动时,少不了要跟别人抢场地。

“你们不能把我们的桌椅搬走,投资协会已经申请了这个地方,讲座今天就要举行。”Christy平常甜美的嗓音变得有些尖锐。

“为什么不呢?我们过来的时候这里明明空无一人。”一个高大健壮的男生正阻挡身材娇小的Christy走到屋内。

“你这样做是违反校规的,随意占据其他团体组织的活动场地是会被禁止举行任何活动的。”Christy愤怒地警告着那名男生。

男生瞬间被激怒了:“你敢拿校规来威胁我,你这个无知的Omega,不要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Eduarda立刻加快脚步走上前去,高挑的身形让她能够平视那个男生: “先生,我想你已经涉及性别歧视了,如果不想惹麻烦的话,请尽快从这里离开,你们金融学会也不想承担这个责任。”

男生看了她一眼,目光闪了闪,随即不情不愿地挪开了身子。

Eduarda满意地颔首,稍稍前倾身子,低声忠告这位先前趾高气昂的男生:“奉劝你先生,在现代社会最受歧视的人是头脑僵化的人,身心还停留在原始社会以武力取胜的时候,比如你。”

终于赶走了不速之客,Eduarda转过身想安慰一下小姑娘,却发现Christy的双眼因为怒火而泪光闪闪。

“我简直不敢相信,他怎么能这样说?我以为性别平等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最起码的素养!”Christy颤抖着控诉。

“总有那么几个具有莫名优越感的蠢蛋,你不必放在心上,Christy。”Eduarda拍了拍Christy的肩膀,心里却在叹气。

尽管国家早就颁布了性别平等的法律,也建立了保护Beta和Omega阶层权利不受侵犯保障系统,但是隐形的性别歧视仍然无处不在,对此她也毫无办法,只能尽力宽慰眼前这个情感受到伤害的女孩。

Christy并不是学经济或者金融的,相反,她的专业是文学,至于参加投资协会则是她一时好奇“想要了解这个领域”,显然她做得还不错,协会里的人也对这个热情的亚裔女孩抱有正面看法。

看上去快要哭出来的女孩哽咽着摇头:“不,Eduarda,你不可能了解这种感受,这太令人沮丧了,好像我做的一切因为我与生俱来的身份被全盘否定了。”

Eduarda Saverin确实很难知道她的感受,出生于强大的Saverin家族,又是同辈人中的第三个Alpha,她的人生一向顺风顺水,也无愧于Saverin古老的荣耀。

于是挺拔瘦削的少女俯下了身子,给了流泪的女孩一个真诚的拥抱:“那就哭一会儿吧,最起码我能了解你为什么伤心。”

过了一阵,Christy从Eduarda的怀里露出一双发红的眼睛认真地说道:“哦Ed,他们会嫉妒死我的。”

Eduarda棕褐色的眼睛像缓缓流淌着的蜂蜜,笑起来的时候似乎能从中闻到醇厚的香气:“你看起来不太难过了Christy。”

Christy闻言立刻低下头去,声音闷闷地说:“还是有一点难过的。”

Eduarda笑着松开了Christy:“好了,我们该布置场地了。”

 

 

讲座进行得很顺利,结束后结束后Eduarda还和邀请来的学者交流了关于经济状况的问题,丰富了作业内容,心情还算愉快的她没有拒绝协会成员聚会的邀请。

所谓聚会,也就是吃顿饭然后找个不错的酒吧一起嗨一嗨,考虑到明天的课程,Eduarda不打算喝太多酒,点了一杯Mojito(*注5)便靠在吧台上慢慢喝着,但放在来酒吧寻找刺激的人眼里,就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Eduarda有着和一般Alpha一样高挑结实的身材,但却不像大多Alpha那样神情上总带有隐约的侵略性,在昏黄的吧台灯下她棕色的长发披在肩上,浓长的睫毛低垂下去半遮住深邃的蜜褐色眼睛,形成一种温和柔软的表情。同时良好的教养让Eduarda脊背挺拔,窄狭的腰线下是挺翘的臀部,修长的双腿得体地交叠着,形成介于Alpha与Beta性别之间的致命诱惑,也让感官动物前仆后继。

耐心地打发走又一个搭讪者,Eduarda有些无奈地想要早些离开,面前忽然出现一张熟悉的脸。

“又见面了,Eduarda。”Francis微笑着伸出手来。

“真巧Frank,你也来放松一下?”Eduarda也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跟他握了握手,Francis的父亲和Eduarda的父亲在生意上多有合作。

“是啊,本来想要适时地发挥一下我的魅力,没想到遇到一个比我还吸引人的家伙,真让人挫败。”Francis眨了眨蓝色的眼睛开玩笑地回答。

Eduarda浓棕色的眉毛扬了扬,明亮的眼里是显而易见的笑意:“哦Frank,这并不是我的本意,作为补偿,我可以帮你和你看上的人搭个讪。”

Francis摆摆手:“算啦,你帮我搭讪就免了,你可以考虑考虑加入坡斯廉俱乐部(*注6)。”

“坡斯廉俱乐部?那不是有入会考核吗?”Eduarda疑惑的看着Francis。

“是有,不过你恰好是我们欢迎的那一类人才,入会测试不会很难的。”Francis喝了口酒,继续说道。

“唔…我可能要说抱歉了Frank,我已经报名了凤凰社。”Eduarda充满歉意地抬头说道,她微微晃着手里的酒杯,翠绿的薄荷叶搭配着剔透的冰块衬得她的手指白皙细长,拇指的那枚家族戒指散发出钝感的光泽。

“别觉得抱歉Ed,我知道你在准备凤凰社的考核。”Francis一下子轻松地笑了,“招揽你也是我们主席的意思,至于去不去就不关我的事了。”

Eduarda闻言也跟着笑了起来,眼皮宽而长,很容易就让人觉得真诚“真是太谢谢你的体贴了Frank,没有让我为难。”

Francis摇摇头表示不客气:“凤凰社不是那么容易加入,只要你最后没有加什么电脑俱乐部之类的,坡斯廉一直都会欢迎你。”

“电脑俱乐部?”Eduarda不解地侧过身子,换了一个站姿。

“你不是跟二年级那个有名的怪胎走得挺近吗?我以为你突然对编程感了兴趣。”Francis摊开手戏谑地说到。

“得了吧Frank,Mark是个挺有趣的人,虽然我对他的代码毫无兴趣。”Eduarda无奈地挥挥手,喝光了最后一点酒,跟还在吧台的Francis道别,挤进拥挤的人群中。

她在眼花缭乱的灯光下找到了投资协会的人,跟其中一个人打了声招呼:“Hey,能把电脑借我用一下吗?”

Eduarda顺利借来了那人手里的电脑,轻车熟路地输了一个网址点开。

果然,这个点还没有睡,红牛简直成了他的大麻。Eduarda在心里咕哝了一句。

一刻钟之后,Eduarda无奈地扶住额头:“我的天,Mark,你都干了什么。”

她迅速关上电脑走了出去:“校董会那几个老家伙应该明天才会知道这件事,我得想想怎么搞定他们。”

 

 






-TBC-



注释:

注1:引自《与社会学同游》-彼得·伯格

注2、3:均化用自《1984》,监视即“Bigbrother is watching you .”的套用

注4:在美国很受欢迎的一种扭扭糖的牌子,马总在电影里经常嚼的那个红色长条糖果。

注5:常见鸡尾酒

注6: Winklevoss兄弟在的那个俱乐部



PS:迟到的生贺,祝我卷生日快乐啊XD


评论(5)
热度(55)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