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二十九章 关于不知道的事



1.

 

所有人都以为在你离开的五年中和李达康没有任何联系,但实际上你给他打过一通电话。

你走后第五个月的一天下午,李达康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办公,他私下用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李达康本想挂掉,手指一划却点到了接听。

“喂,你好,哪位?”

对面没有回答。

“喂?”

李达康有点不耐烦,觉得是骚扰电话,正要挂断,电话里忽然传出压抑着的细小的哽咽声。

没有来由,没有思考,他在一瞬间就知道了电话那端的人是谁,握着手机的手指僵硬起来。

李达康看了一下挂钟。美国和中国相差12个小时,此时应该在深夜。

偌大的办公室寂静无声,李达康能听到血液冲击耳膜的声音,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应该立刻挂断还是继续开口?

 

终于,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情促使他出声,微微嘶哑地问道:“你怎么样了?”

 

回答他的是一串忙音。

 

 


2.

 

没有人知道,李达康有一张美国地图。

 

这张地图被他放在所有规划图的最下面,是他在放假时亲自买的,小金不知道,不被允许进他书房的杏枝也不知道。

 

在李达康极少的休息日,在他从公事中抽身而出的极少的间隙中,他偶尔会反锁了书房,把它拿出来铺在桌子上,端详着美国的几十个州。李达康不喜欢美国各个州翻译成中文后拗口的名字,但还是皱着眉头挨个念出。

美国版图很大,和中国差不多,李达康两只手也覆盖不到所有的州。

李达康摸着美国地图,手指沿着州界线描摹着各个州的轮廓,回环曲折的边缘不太好辨认,李达康像是抱怨般说道:“这丫头,怎么和佳佳一个样,去那么远的地方干什么?”

 

顿了顿,他又轻声地自言自语:“这地方这么大,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3.

 

领证之前,李达康通知了一众亲戚和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当然包括了欧阳菁和李佳佳。

 

欧阳菁因为主动指证贪污受贿人员又在狱中表现良好前不久已经刑满释放,去了外省做了生意,据说是和王大路合的伙,听说这件事,也只是分别给你和李达康打了电话表示了祝福。

李佳佳从国外回来了,在家里住了一段时间,李达康有些严阵以待的架势,但你和李佳佳却意外地相处还算融洽,让李达康惊诧不已。

 

事实上你跟李佳佳私下早有谈话。

 

李佳佳眉眼遗传了他爸爸,漂亮中有一丝抹不掉的凌厉,她坐在你对面,端着咖啡,并不着急喝,而是在暗自审视着你。

你不慌不忙地笑着,回望李佳佳的目光。

 

“我不反对你和我爸的事儿。”李佳佳喝了一口咖啡,忽然说。

你点头,毫不惊讶李佳佳的态度。

“他总跟我妈那么耗着,我看着都累,二十多年,还是一拍两散了。”李佳佳说着,眼神有些莫名。

 

“我还以为,你多少有些怨恨你爸爸。”你也不打算掖着藏着了。

“这话应该是我爸告诉你的,”李佳佳轻笑了一下,“那是小时候,我总是埋怨我爸爸不回家,像是没有他这个人一样。在国外一个人生活时间长了,也就明白过来了,我爸也挺不容易的。”

 

“这么说,你爸还真是一点儿都不了解你。”你看着李佳佳,早就经济独立的女孩妆容精致成熟。

“是啊,他不仅不了解我,也不了解我妈,更不了解我们这个家。”李佳佳的脸上浮现出一种类似怜悯的神色,“他自以为把心血全奉献给了事业,而实际上他比谁都自私,也比谁都更孤独。

“这是我爸应得的,他不配拥有我妈和这个家。”李佳佳语速放缓,看了你一眼,“但既然你决定和他结婚,你应该早就清楚这些事。”

“是,我早就知道,而且从某种层面上,我和你爸是一类人。”你点头承认。

李佳佳哼了一声,笑意说不上是嘲讽还是失落:“看来你们真是合适。”

你没有回答,搅着手里的咖啡,耐心等着。

 

终于,李佳佳犹豫着,还是补了一句:“你是做了充分的考虑才做的决定,你也明白,我爸需要有人关怀照顾,他脾气不好,你要多包容他一些,你……对我爸好点。”

 

“好。”你微笑着郑重地颔首,像是一个承诺。

 

 

 


4.

 

李达康明天放假,所以你跟他亲热完也不急着睡去,而是闭着眼睛躺在他怀里,天南地北地聊着天。

李达康应着,磁性的声音从胸腔传过来,引起一阵阵让人耳朵发痒的颤动。

你本忍俊不禁地想要微微别开脸,忽然感到李达康修长的手指在你后腰的一处来回摩挲。

顿了顿,你轻声问道:“好看吗?”

那是一处文身,黑色的莲花摇曳待放,在洁白的后背上有一种妖异的美感。

“好看。”李达康半晌回答道。

 

手下那一片皮肤凹凸不平的痕迹,被莲花的枝叶和花瓣的阴影巧妙地遮掩过去,分明是一条长且深的疤痕。

李达康此刻什么都不想追问,只想抱着你好好睡上一觉,带走这些日子的疲惫。

 

你阖上眼,想起你刚到美国不久时,人生地不熟,被人入室盗窃,你想要反抗,却被那人手中的匕首刺中,幸而那人慌不择路,拿了钱财便逃了出去,而你则在血泊中挣扎着拨通了911,救了自己一命。

在医院里醒来时,浑身的疼痛让你软弱不堪,崩溃一般泪流不止,居然鬼使神差地打了李达康的电话,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时你才惊醒,匆匆挂断电话。

 

而此刻,你安心地躺在李达康的怀中,觉得过往的一切也没有什么好再追究,也没有什么值得提起,知道与不知道的,都止于唇齿,掩于岁月吧。






-TBC-




我我我来更新了......

因为马上要去报道了,估计会有一阵上不来,所以赶紧更了一下ORZ

估摸着下次更就完结了...非常感谢一直追文的大家【鞠躬

评论(11)
热度(34)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