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二十七章 关于失而复得

 

 

你被闹钟吵醒时,仍旧头痛欲裂,但浑身的不适感好歹是过去了。

挣扎着坐起来,想按掉闹钟,手指却首先碰到了两个纸盒。

吃完饭把药吃了。

遒劲有力的字体简短写着。

 

你撕下药盒上的便签纸,眼神意味不明。

昨天光顾着难受了,现在一细想,李达康确实是特地过来接你的,还一路好人做到底照顾了一下生病的你。

你昏昏睡去的时候李达康还在你家里,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你一边想着一边洗漱整理一番,恢复了精神气。这几天忙着工作连食物都没买,你打开冰箱勉强找了小半袋面包准备热一热就当早饭了。

 

 

打开微波炉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你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面善的女人,拎着东西,笑得有些局促。

你过了几秒才认出来,毕竟只有几面之缘:“杏枝姐,早上好。”

杏枝对于你还认得她显得有些惊喜:“哎,小许你好啊。”

“您这是?”你看了看她手上拎的东西,热腾腾包子和一个保温桶。

“哦,这不是我哥早上临走前嘱咐让我给你送点早餐,我就过来了。”杏枝和善地笑着,举了举手上的东西。

你愣了愣,有些无措地请她进来:“谢谢了,真是太麻烦您了。”

 

“嗨,不麻烦。”杏枝热情地把包子放到餐桌上,又问:“你的碗放在哪里啊?”

你指了指厨房。

杏枝拿出碗来,把保温桶里的东西倒出来:“我哥说你胃病犯了,我就煮了点米粥,对胃好,你来尝尝。”

“好,太谢谢您了。”你走过去端起碗来尝了一口,米粥煮得极烂,细腻而软糯,落到胃里就有一团温热,应当是费了很大功夫的。

杏枝笑眯眯地看你喝着粥,又招呼你吃点包子,也是柔软的豆沙包,吃下去不会对胃造成什么负担。

你很少被人这样照顾,一时间只能默默吃着,说不出什么话来。

 

“你以后一定要注意饮食习惯和作息,你这个胃病啊已经很严重了,年轻人要多爱护自己身体才行。”杏枝满意地看着你喝完了一碗粥,在一旁贴心地叮嘱道,“你看我哥,就很注意这些,身体一直很不错。”说完又好像觉得不妥一样,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低着头讷讷应着。

吃完饭,杏枝还想帮你把碗刷了,你赶紧制止了她,再三推辞才罢了。

 

走时你将杏枝送到门口,杏枝转头看看你,脸上显出犹豫的神色:“小许,你跟我哥的事我这个外人不能说什么,但是我哥对你确实挺上心的,我没见过他大半夜的特地从办公室跑过去就为了送谁回家。”停了停,杏枝有些忐忑地看了你一眼,“你可能不愿意听这些,但你能不能再想想?”

你点点头,颇为诚恳地向她承诺:“我会考虑的,谢谢你杏枝姐。”

回到屋内,你对着还没清理的餐具微微发呆。

 

 

准点赶到了事务所,沈越果然如你预计那般迟到了,你也不急着找他。因为拉到了大客户,事务所都很振奋,一上午工作效率都很高。到了中午,你才悠悠地堵住沈越:“说吧,怎么回事。”

沈越笑了笑:“胃病好了,有力气过来问我了是吧?”

你了然地点点头:“李达康问的你?”

沈越坦然承认:“吃饭的时候他问了一句,我就做个顺水人情。”

你有些讶然地挑眉:“以前没见你这么积极。”

“……事出有因。”沈越微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什么因?”你锲而不舍。

“你还记得你以前住的那套公寓吧?出事的时候你东西都放那没拿走。”沈越还是说了,“上次我去那的时候碰见了我表舅,他把那套公寓给买了下来。”

你知道那套公寓虽然不在繁华地带,但以李达康的经济水平想买下来是有些吃力的,你盯着沈越,想不起来要说什么。

沈越拍拍你的肩,认真地补充了一句:“老实说我到现在也不看好你和我表舅,我告诉你只是因为你应该知道这些。”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你掏出手机,这个时候李达康应该在吃饭,于是你考虑再三,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夜色已深,你驱车到达五年前居住的那个小区。

小区里人多眼杂,这个时间过来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你抬头看了一眼楼上,一扇窗户此刻正亮着灯光。

你走过熟悉的楼道,走到那扇有些脱色的门前,敲门时心中竟有些暗暗的紧张。

门一下被打开,李达康在门内静静地看着你。

 

你无声地示意了他一下,走进屋内。屋内布置大都没变,还是你走时的样子,只是当日收拾行李留下的杂乱痕迹已经被整理干净了。

你拿起茶几上的一本小说,书签还夹在原来的那个位置,当初心心念念想要看完,结果一晃五年,竟是再也没有看过。

李达康倒了一杯水递过来,你捧在手里并不喝:“您经常到这儿来吗?”

李达康一愣,摇了摇头,眼角泛起一丝笑纹:“偶尔过来,放假或者不忙的时候。”

“嗯,”你看了看周围,“倒是很干净。”

“杏枝有空会过来打扫打扫。”李达康解释道。

“您工作很忙吧,上次去市政府开会时没见着您。”你不知道说什么,索性想到什么就说了。

“是,这一个月都在各个市调研,汉东省各个方面都亟待建设。拿林城来说,虽然有产业园作为支撑,但经济结构单一,问题很多。”李达康讲起工作很有热情,待他正要讲下去时突然又停了口,讪讪地看向你。

你正仔细听着,毫不介意他突如其来的长篇大论:“林城以外,吕州经济发展畸形,京州第三产业占比较少,都是要考虑的问题。”(注*)

李达康摆摆手:“是我把工作带过来了,咱们不谈这个了。”他走到你身旁,定定地看着你:“你今天叫我过来,想跟我说什么?”

 

不愧是李达康的风格,从来都直来直往,你早就等着他问这个问题:“您身为汉东省省长,手握大权,政绩也有目共睹,您要是想,有很多合适的人选可以跟您联姻,您为什么还要找到我呢?”

李达康沉吟片刻,目光坚定地看着你:“你说的在别的高官看来或许不错,但是我从不靠这样的方式稳固自己的地位,我不需要这层虚假的关系保住我的乌纱帽。”他停顿片刻,神情有些锐利:“既然你这样问了,我也要问你一句,你在美国生活得很好,为什么还会回来呢?”

“我生活得并不好。”你没再迂回反击,而是直直地冒出这么一句。

李达康被堵了一下,没有料到你的反应,怔怔地看着你。

 

你自顾自接着说道:“一开始我只能租得起贫民区附近的房子,治安很不好,夜里经常有人持枪斗殴,我经常睡不安稳。邻居也知道我一个人住,我一直害怕会有人闯进我的房子。法律界歧\视很严重,要跑很长时间才能接到一个委托。”

一旦开了口,情绪便像泄洪一般喷薄而出,这些年不为外人道的委屈你忽然都想讲给他听。

 

“后来渐渐好起来了,我在事务所有了股份,有固定的客户,也搬了家,但还是很累。我一点也不喜欢应酬,也不喜欢背英文的卷宗,但是还是要喝到胃痛还是要看卷宗到通宵。”你有时在公寓里疼到昏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再一个人爬起来吃药。

视线有些模糊,你感到眼眶承受不住一般颤抖了一下,陌生的温热液体流了出来。

 

恍惚间有人抱住了你,带着些烟草味的气息靠近你,你感到一只带着薄茧的略微粗糙的手轻轻地擦掉了你脸上的泪。

低哑的声音沉沉地说:“一一,为什么不早点儿回来?”

 

你听到这个称呼愣了一下,以前在一起时你开玩笑李达康心中GDP永远第一,于是让李达康叫你一一,勉强口头上体验一下当第一的感觉,李达康便骂你不正经,遂不再提,没想到这时倒说了出来。

你神色倦怠地贴着李达康的胸膛,笑了一下:“没有人叫我回来。”

李达康揽着你的肩:“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你闻言微笑:“要是我没有回来呢?”

“那就不回来呗,挺好的。”李达康淡淡说着。

 

你听出他的话外之音,心下认同,感情本是寡薄之物,李达康等你也不意味着就到了情深不寿的地步,人生重要之事太多,爱情往往是调剂品,比不过旁的事。

但是你做出回国的选择时,李达康是算作一个原因的。

你一向懂得拿捏分寸,但今晚却是过了头,不曾在别人面前如此坦白,情绪过度的宣泄让你有些头晕,闭了眼歇在李达康怀里。

 

“一一,回来吧,和我在一起。”李达康语速不快,声音带着磁性,你能感到他胸膛带起的震动。

良久没有回答。

 

你放空般靠在李达康身上,无论什么思量、顾虑亦或是目的,此刻都不愿想。

李达康为什么买了这套房子现在都显得毫无意义。

你何尝不是冷血狡诈的人,别人若不先付出真心,你便不会付出你的诚意。与其说是谨慎,不如说是怯懦。

李达康已经做得够好了,超出了你的预期。

你终于抬起了微沉的手臂,又一次,环住了眼前之人的腰身。

久违的安心感袭来,你的声音轻若呢喃:“好。”

 

李达康珍重地抱着你,瞧着你有些狼狈的脸,此刻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他竟不知道如何表达,只是心里涌上来一阵阵如同叹息一般的声音。


幸好,幸好。






-TBC-




纠结完了大概该甜了233333

评论(24)
热度(38)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