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二十六章 关于距离

 

饭局最后草草收尾。

李达康突如其来的情感流露让你无所适从,既不想温言安抚也不能冷面示人,最终只能敷衍了事。

午饭拖了太长时间,李达康工作繁重,眼神复杂地看了看你便匆匆离开。你长舒了一口气,像是从一场激烈的庭辩中脱身而出。

 

你能说什么呢,你坐在雅间中,徐徐地喝了一口茶。

说什么都是借口。

因为跟李达康还有层关系,你不想虚与委蛇,但对于他那样强硬霸道惯了的高官,实话实说未免太伤人心,李达康堂堂省长,你一是不忍心落他面子,二来恼羞成怒总归不好收场,你和沈越的事务所才刚刚起步。

茶水的热气氤氲一片,朦朦胧胧地遮住了你淡漠的双眼。

你本就是自私虚伪的人,你从来不对自己掩饰这点。

在美国久了,更知人心诡谲世恶道险,便更不相信什么。

李达康是什么样的人?作为改革大将,果敢敏锐手腕强硬,但作为个人,孤僻寡言单调无趣,你不止一次听到别人评价他无情无义。他的工作决定了他不会在情感方面有太多关注,而李达康本身也不是关心儿女情长的人。

 

五年前你业已清楚,但五年后却无法再劝说自己接受。

因为你不是个多么高尚伟大的人,年龄越长越是如此。少年时代的疼爱关怀尚且要自己去争取,更何况这个人人为己的成人世界呢?

成年时建立起来的关系往往脆薄如纸,一旦察觉自己的付出和对方的并不对等,便会立刻放弃这段关系,所有的好感都建立在对等的位置之上。

李达康忽然向你展露出不为人知的温柔,你并不是不动容的,但你不能保证这份柔软中的真实情感,更不能保证自己不会计较得失。

这不是令人欣喜的转变,你对于自己养成多年的顾虑思索感到由衷的厌倦。

 

 

李达康回到了政府大楼,一边上着楼梯一边回想方才你的神色。

你的眼神一直淡定无波,纵使他绞尽脑汁终于说出了心中所想,你的双眼也只是闪烁了一下,复又平静下来。

李达康知道你并未被打动而感到挫败,继而一种更深的刺痛显露了出来。

这样镇静的性子,只有被狠狠打磨过才能拥有。李达康知道,是因为他就是这样被磨平了棱角。

刚工作时李达康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刺儿头一个,遇事冲动暴躁,蛮横而莽撞,于是他吃了一个又一个亏,栽了一个又一个跟头,才终于成了现在这种圆滑谨慎的性格,周旋几十年没有被拉下马。

他想起五年前那双生动的漆黑眼瞳,仿佛跳动着两簇火苗一样的鲜活,仿佛能灼烧人的视线,而如今却像是熄灭了一般,温凉如古井。

李达康没敢往下细想。

 

沙瑞金书记曾经当面批评他“太爱惜政治羽毛”,这确实是他一直以来的生存之道,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变得不近人情。

在出事前,他其实接到过程度的电话,潜逃的犯人紧张地威胁他要让他身败名裂,他十分不屑,认为只是赵瑞龙的负隅顽抗,他一向周全,不会有把柄落到这伙人手里,仅仅让赵东来加紧搜查便结了。

直到被省委叫走谈话时,他第一个想的也是如何让自己脱身,回过神来,才记起让小金赶紧通知你。

他甚至存了一丝念头,觉得以你的能力,一定能处理好这件事。

后来你确实把这件事处理得很好,好到让他无所适从。

李达康对着自己的那一丝念头哑口无言,有一种心思被人沉默地戳破后的惊慌与闷痛。

因为你自始至终都没有拒绝过李达康的安排,这种不合时宜的默契让他失魂落魄。

李达康觉得自己是犯了错误。

 

 

而如今……李达康回到了办公室,靠到椅背上愣愣地想着,你和他重新回到陌生人的状态,他竟然发现自己毫无把握。

论年龄,你们差了二十岁,论性格,他私下寡言少语,情感很少外露,不可能像年轻人一样直截了当,论有趣,他就更谈不上,个人生活大都被工作占据,他除了谈工作之外就是个无趣单调的人。

他想起沈越之前跟他讲过的关于你的过往,神情愈发莫测起来,他发现对于你的人生都还不甚了解,更不用谈其他了。

李达康按了按眉心,看着堆积的文件叹了口气,埋头工作起来。

 

 

 

之后隔了一个多月,你都没有再见过李达康,李达康也不曾主动联系过你。你当日便觉得李达康之言是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现今更证实了这种想法,便不再多想,精力全放到事务所上。

 

事务所刚起步,招聘律师还在其次,主要是要拉到客户。酒宴饭局肯定是少不了,频繁的应酬让你本身就有病根的胃部隐隐不适起来。

晚上跟一个大客户谈合同,对方是个喜欢豪饮的,推杯换盏之间你的胃部猛然抽痛起来,火烧一般吃痛,你冲沈越使了个眼神,借口到卫生间大吐了一场,又翻出备着的胃药吃了几片,才算是缓了过来。

 

于是又回到酒桌上谈笑风生,折腾到深夜才总算是把合同给敲定了。送走了客户,你看看沈越满身酒气半醉不醉的样子,心里犯愁怎么把这人弄回他家去。

 

角落里一辆黑色轿车忽然鸣了鸣笛,你看了一眼车牌,就知道是谁坐在里面。

但半夜坐政府高官的车总归不妥,你架着沈越,想拦一辆出租车。

车里的人好像看到了你的动作,直接把车开到了你面前。

车窗摇下,李达康看着你:“你和沈越都上来吧。”

你无奈,只好笑着摇头:“书记,刚应酬完,浑身酒气上您的车不合适。”

无意之中你叫错了李达康现在的职位,他也没说什么,转头让金秘书下车帮你拉开车门。

你拖着个沈越,也不好拒绝,只能把他驾到了后座,对李达康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他醉得不行,要是酒味太大就麻烦您忍一下,真对不起打扰您了。”

李达康似乎因为你一连串的歉意而有些焦躁:“行了,把他放这儿吧,我没事。”

你不再多言,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对着好久不见的金秘书客气地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一肚子都是酒水没有吃几口食物,精神放松下来后,你的胃部彻底疼痛起来。好在车辆行驶平稳,你微微蜷着身子假寐起来,希望借睡眠缓解一下不适。

 

半昏半沉了一路,等到有人打开你一侧的车门,低低喊你的名字时,你才睁开疲惫的眼睛。

你看到李达康站在车外,轻轻伸手替你解开了安全带,他喊了你一声:“许彿,到你家楼下了。”

你回过头去看后座:“沈越呢?”

 “他爱人过来把他接走了。”李达康平静地说。

你含糊地点点头,这才发现连金秘书也不见了。

脚步有些虚晃地走下车,晚风吹过,你稍稍清醒了一些,强打起精神道别:“谢谢您送我过来,我上楼了。”你对于李达康知道你住址这件事不太惊讶。

李达康却伸出手来扶了你一把:“你没事吧?我看你一直不太舒服。”

你摆摆手:“胃病犯了,回家吃点药就行了。”你以前跟李达康提过。

“知道有胃病就少喝点酒吧。”李达康的声音带着些关切的意味。

少喝酒能签下来客户吗?你没多说,咬着牙忍着那股疼劲往前走。

倏然间又是一阵混着辛辣酒气的疼痛窜了上来,你抖了一下,没站稳当。

李达康立刻一把搀住你,神色是掩饰不住的担心:“都走不了了,你这胃病得上医院。”

你因为疼痛有些克制不住情绪,心里的不耐显了出来:“不用,回家躺躺就行。”

李达康只好由着你,一步一步跟着你走到电梯口,说什么也要送你上去。

你没力气应付李达康,皱着眉头把头靠到冰冷的电梯壁上,好像这样能缓解一下胃疼似的。

李达康一下子眉心拧紧了,看着你沉默不语。

 

 

站在电梯里对你来说都是漫长的煎熬,终于等到“叮”的一声,你踏着凌乱的步子走向自己的房门。

进了屋子,你再也按捺不住,几步走到卫生间吐了出来。

今天喝的多是白酒,刺激性强味道也大,你生生被逼出了生理性泪水,脑袋因为剧烈呕吐有些眩晕。

将胃部倒空了你才像是终于活过来了一样,回过头去想倒杯水。

 

一个温热的玻璃杯就塞到了你手里。

李达康站在一旁,脸色很不好看。

你一时也只来得及尴尬地笑笑,接过杯子漱完了口又擦了把脸,才转身道歉:“不好意思,让您看到我这么狼狈。”

“你在美国也这样过的?”李达康没理会你的道歉,自顾自发问。

“还好吧,一个人挺方便的。”你匆匆回答了。

“你管大半夜生病一个人受着叫方便?”李达康平缓的语气下面是尖锐浓烈的情绪。

你拿不出力气分辨李达康的意思,胃部不间断地抽搐催促着你去吃药,

“药放哪了?我给你拿。”李达康拦住你,压着情绪使劲揉了揉太阳穴,帮你把药拿了过来。

你就着李达康倒好的温水服了药,走到床上躺下,沉睡很大程度上是你抵抗胃痛的良方。

 

刚刚闭了眼,你忽然想到李达康尚未离开,起身想送他出门。

一只手伸过来把你按倒,耳边响起李达康不容置疑的声音:“闭眼睡觉,别瞎折腾。”

困倦和虚弱让你睁不开眼,便沉沉睡了过去。





-TBC-




两个人都有各自的缺陷,性格相似而不同

总之都会慢慢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反省自身相互磨合

一起恋爱共同进步【噗


PS:有妹子提醒我康康升了省长应该换车牌了,上一章没注意是个BUG,但是并不打算改了就这样错下去吧23333【打飞

评论(27)
热度(38)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