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二十五章 关于重逢

 

机场人来人往,你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多少有些吃力。

你走着有些陌生的道路,忽然看见了不远处等着的沈越冲你招了招手,走了过来。

你回他一个微笑,放下行李箱,和他拥抱了一下。

沈越在你耳边轻轻地说:“欢迎回来。”

你才终于有了回到中国的真实感。

 

 

沈越替你把行李放到他的后备箱里,你坐到后座,沈越的女儿对你眨着眼睛。

你慢慢笑起来,摸了摸小姑娘的头:“阿姨给你带了礼物哟。”

小姑娘有些认生,害羞地看着你。你心中却在暗叹一别数年,沈越这样不着调的人都成家立业了。

逗了小姑娘一会儿,在前面开着车的沈越看了看后视镜,忽然问了一句:“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你想了想:“还是先安顿下来吧。”归国前你拜托沈越帮自己找了一处房子,和沈越家离得比较近。

“要不要来我的事务所?”沈越已经开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带走了一部分客户,但律师人数远远不够。

你摇摇头:“现在还不行,我在美国呆得久,已经不太熟悉这里的法律了。”

沈越却不放在心上:“这个没事儿,你可以边工作边熟悉,以你之前在我手下的表现,我对你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

你对小女孩做了个鬼脸,笑着应了:“好吧,沈律师厚爱,不胜惶恐。”

沈越对着后视镜翻个白眼:“嘴贫是吧。”

一瞬间,你们仿佛又回到以前工作时,唇枪舌战打打闹闹,但在法庭上又并肩作战亲厚无间。

你的眼神变得悠远,透出一点怀念的温度。

 

 

沈越家就安在京州城南,离汉东省干部的分配住房很近,是沈越母亲坚持要求的沈越在这片儿买房,方便自己和老伴时常照顾孙女,因而沈越帮你找的房子,自然而然地也在这附近。

你无言地看着沈越,沈越望天干咳一声:“那什么…….我可是按着你给我的条件找的。”

行吧,你认命地拖着行李进了房子,别说,公寓条件没得挑,家具家电都挺齐全,你心里满意,也就住了下来。

因为离官\员住房近,小区的安保物业都很到位,晚上出门散步景致也不错,除了经常看到一些黑色的政府用车匆匆开过。偶有一次,你散步时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挂着熟悉的车牌号,也只是稍稍注意了一下,没放在心上。

毕竟过去太长时间,你在最开始时就已知道并无结果,至于那几个月的缘分,也算是强求而来的,而分别时的耿耿于怀,未尝不是贪念作祟。

岁月漫漫,遗憾太多,所以人们长于释怀。

 

 

倒是沈越在请你吃饭时有意无意提了几句,你有些讶然,深知当时沈越对你和李达康的事儿一直不怎么赞成,如今再提,难道是怕自己重蹈覆辙?

你不怎么相信,待要细问,沈越却是提起了另一个事儿,于是默契地不再追问。

大概是沈越无意中没注意说起来,之后又后了悔急忙打住话题,你默默想着。

而后几个月就是拼命地熟悉中国这边的法律条文,事务所和公寓两点一线地跑,日子安静单调得有些像你在美国的时候。

 

 

李达康终于当上了汉东省省长,仕途上更进一步的同时,工作也繁忙不少,整天早出晚归,连杏枝见他的次数都有所减少。同时效果是显著的,汉东省各项指标都有上涨。

但最近几个月,却有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一直让李达康如鲠在喉。因为汉东省前任领导班子的腐败情况严重,有多处政府用地被私自转让挪用,搞得民怨沸腾不可开交。一开始李达康让各个市自行解决,但迟迟不见成效,李达康终于发了火,拍板责令下属请律师来弄清楚土地权限问题再处理。

过了几天,下属请好了律师,李达康决定亲自出面跟律师们开个会,了解了解情况。

于是在他工作的间隙,李达康端着他的茶杯走进了会议室,律师们已经等待多时,而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最前方的你。

你穿着职业装坐在桌旁,背影笔直,见到李达康走过来便主动站了起来,微笑着伸出手来:“您好李省长,我是这次的负责律师,下面由我向您汇报一下基本情况。”

时隔五年,你们再次相见,李达康愣了愣,跟你握了手,莫名地声音有些嘶哑:“你好,那就开始吧。”

 

 

产权问题没什么复杂的,利益牵扯方多数也已锒铛下狱,不像五年前大风厂一案那么纠结,跟各个负责官员讲解清楚之后,剩下的多是书面功夫了。

会议结束之后,李达康没急着走,坐着喝了两口茶,等其他人都出去了,才看向一旁整理文件的你:“中午有空吗,吃顿饭吧。”

你对于李达康的举动感到有些诧异,但转念之间还是应了下来。

 

 

李达康没有向以前那样在办公室吃饭,而是带你去了省委附近的一个餐厅,雅间内,只有你们两个相对无言。

李达康似乎不知道说些什么,长时间没有开口,你只好打破僵局:“恭喜您当上省长。”

李达康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脸上有了些自然的笑意:“回来多长时间了?”

“三月底回的国。”你尝了一口面前的菜式,清爽得很合你的胃口。

李达康没怎么动筷子,只是喝着茶看你吃着午饭,忽而又问:“你现在还到沈越那工作?”

你看着李达康没有吃什么,也不好多吃,于是搁了筷子:“嗯,我跟他合伙开的事务所。”

“沈越挺不错的,这几年几件打官司都是他接手的。”李达康点点头,又抬手把几碟菜往你那边推了推,“快吃菜吧,我中午时间不多。”

“您要是忙就先走吧,我这儿就不耽误您工作了。”你听后即刻准备告辞。

“没事没事,我不着急,你慢慢吃。”李达康急忙制止了你,眼里浮现出一种类似懊恼的情绪。

你迟疑着,重新拿起了筷子,然后你再次在李达康脸上看到了明显的放松。

 

你不想深究其中的缘由,只是和李达康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仿佛回到了以前你们借着午饭时间约会的情景。

李达康和你都有意绕开五年前那场甚至不曾见面的分别,但除了那几个月的相处之外,你们不再有交集。而五年时间,足够让好友也生疏客气起来,一时半响,话题终于枯竭,你有些尴尬地喝了口水。

 


李达康看着你,沉默着不再言语,你只好低头吃着饭,无意中抬起头来和他的目光对视了一下,李达康突然开口:“你在美国过得好吗?”

“挺好的。”你的回答十分短促。

“其实当时你只要到邻省呆一阵就可以了,等到程度被逮捕了,舆论就会被平复。”

“……”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忽然被省委叫走,来不及告诉你,等我能告诉你的时候,小金就告诉我你去了美国。”李达康拇指擦了擦手里的茶杯,低头笑了一下。

“事情紧急,走得比较急。”你神色淡淡地解释道。

“但是你和这边彻底断了联系。”李达康眼神莫名,“我打不通你的手机号。”

“到美国肯定是要换手机号码的。”

“不,你是不想再回来了。”李达康抬眼,极为肯定地说,“你替我做了这个决定。”

“您当时正在风口浪尖上,我只能快刀斩乱麻,这种事越拖越不利。”你此刻有些不想应付李达康。

“是我的错。”李达康静静说了这么一句,目光仍旧紧紧注视着你,“我应该提前想到有人会试图监视我这个市委书记。”

“怪不得您,程度是个老手,监视了一帮官员也没被谁发觉。”你笑着摇头。

李达康的眼神像是在克制着些什么:“我为官二十多年,一直小心谨慎没被谁抓住过把柄,这次却如此大意,受了这么大的教训。”

“不过处理及时,您没受什么牵连。”你只好出言宽慰。

“不,”李达康缓缓摇头,语气干涩生硬,“你走了。”

你怔愣当场,对于这样的李达康有些不适应,良久才又接道:“我在美国一样有认识的法律界同学,影响不是很大。”

“嗯,”李达康的这声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那为什么还要回中国来呢?”

你被噎了一下,心中有些难以言喻的烦躁:“您想说什么呢?”

李达康笑了笑,有些惨淡:“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我很想你,丫头。”

 






-TBC-




OOC到飞起......

我不管了就这样放上来吧QAQ

评论(24)
热度(36)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