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二十四章 关于沈越


沈越的前半辈子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父亲是检察官,母亲是法官,上学学的是法律专业,毕了业也自然而然地当起了律师、虽然他双亲都谦虚低调,没办法,位置在那摆着,谁都要给三分面子,连带着沈越工作时也没谁给小鞋穿。沈越也肯努力,一路提拔上来,跟小女朋友谈个恋爱,日子别提多滋润。

至于那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表舅李达康,虽然亲戚朋友都沾不着他什么光,但在外人看来,多少是个靠山,还是特硬实的那种。

沈越不怎么接触所谓的“底层民众”,用官话来说,就是脱离人民群众,不过对于律师来说,算不上什么缺陷。


直到一个叫许彿的小律师成了他的徒弟。

沈越跟许彿年龄上差的不太大,但是在事务所的位置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原因是沈越读完了研就直接被事务所要来工作了,但许彿却是在国外读完了法学博士才在这个大事务所应聘来了这份工作。

许彿从来不说什么,整天任劳任怨跟着沈越到处打官司。但是沈越却敏感地觉察出来,许彿身上和他们明显不同的一种感觉,“他们”指的是和沈越相同出身的那一帮朋友。

事实上,许彿这个人对人情世故有着出奇的洞察能力,因而在打官司时,客户都更喜欢跟她交流,和同事们相处得也很融洽,该算是圆滑老道。但别人看不出来,沈越却一直隐隐觉得许彿身上有股倔劲,与平日温和圆融截然相反的一种横冲直撞的倔强。

比如沈越发现许彿这个人极其自律,早到晚归不算,每日的日程都有一个固定好的时间点,绝不拖沓,若是因为同事聚餐而耽搁的工作,一定会加班加点完成。

沈越觉得她是以一种暗中反抗的姿态来弥补些什么,或许是因为现实带来的内心的不平衡,沈越当时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有一天事务所统一缴纳保险时沈越无意中看到了许彿的保单,得知她父母都已去世多年,才知道她的这种倔强或许更多是为了用努力带来的物质满足填补少年时巨大的情感缺失。

自此之后,沈越在心里总是对许彿多一分关心,不仅出于师父对徒弟的关照,可能还有一丝他也不甚明确的尊重。

 

因而当他察觉许彿对李达康的情感的时候,他是不赞同的。

沈越不清楚许彿到底是出自对年少时缺失的关爱温暖的渴望,还是真心爱慕李达康。

但不管出自哪一种,李达康都不是许彿的良配。

亲戚多年,沈越太清楚李达康是什么样的人,一心工作的李书记不可能有太多精力放在许彿身上,更何况身处政坛,对李达康虎视眈眈的人太多,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许彿难免不受牵连。

但他没有立场左右许彿的选择,得知许彿真的和李达康在一起之后,他也只是稍稍忧虑了一下,看到二人各自在工作上升期之余仍相处融洽,便放下了心中的不赞同。

怎知一语成谶,许彿果真受到牵连远走美国。

在酒店昏暗的房间里,沈越看到那个似乎永远镇定的姑娘眼里是遮掩不住的慌乱,却一脸平静地做出最好的选择,他看到他回来后许彿微微泛红的眼眶,仿佛无坚不摧的金属外壳终于被撕开了一个鲜红的口子,露出里面仍旧柔软的内心。

沈越心中是压抑不住的对李达康的怒火。

许彿已经经历得够多了,本不应该让她承受这些。作为一个老练的官员,李达康本应对潜逃的程度等人有所警觉,更不该连办公室被监视都毫无所觉,种种亲密的画面流出,让许彿承担如此大的压力。

沈越送许彿离开,许彿一步一步走向登机口,身形仍旧从容,只是没有回头,而沈越却觉得心酸。


于是在一周后,李达康找到他的时候,沈越几乎是带着微微的恶意,告诉了李达康关于许彿的人生。

李达康如同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愣了一阵,才声音低沉地说道:“好在事情平复,没有网友人肉她的资料,帖子也删得差不多了。”

沈越看着李达康少见的疲惫脸色,心中有些难以言喻的快意。

之后沈越跟李达康鲜有联系。

 

许彿离开后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彻底断了和中国这边的联系,一众同事都没有了她的消息,沈越试着给她原来的手机号发过几条消息,均如石沉大海。

过了一年多,沈越无意中遇到了来事务所拿许彿原来档案的许彿的叔叔,她的叔叔一身市侩气,认出沈越身份不一般便一脸谄媚,让沈越微微不适,但还是耐着性子跟他攀谈,给了一些好处,才要到了许彿给她叔叔汇款的银行账号。

沈越立即查了查,找到了许彿在美国的一个邮箱地址,试着发了一封邮件,出乎意料地有了回复,他和许彿才终于联系上。

许彿似乎很忙,有时候一封邮件会隔几个月才会回复,也可能是许彿不愿回答,沈越不太在意,照旧定期问候一声,二人也算是一直断断续续保持着联系。

 

李达康的政绩越来越好,听说下了狠手整治了底下一批官员,京州的政治生态得到很大改善,被省委纪委在大会上表扬多次,很有升职的可能。

只是过年时回老家吃年夜饭,李达康照旧没有来,杏枝姐抱怨了几句,说她哥工作太拼命,整天忙到后半夜才回来,比以前更夸张,现在过年也工作,沈越听了也就笑笑,没有说什么。

沈越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因为大风厂一案名声大震,开了几个分所,隐隐有越做越大的趋势,沈越职位也不断升高,有了另开事务所的想法。在此期间,沈越终于在父母的催促下和与他相恋多年的女朋友结了婚生了个女儿。

而许彿,似乎也在美国生活得不错,接了几个大官司,报酬丰厚,沈越曾经在邮件里试探着问过许彿是否还回中国,没有得到回答,沈越觉得可能就是这样了,毕竟在美国发展这么长时间,也没什么理由回来。或许等到他女儿再长大一些,还能带她到美国玩一圈,顺便看看许彿。

 

一开始是带着怒气不和李达康联系,但到后来沈越发现,他和李达康本来也没什么联系,李达康工作繁忙又廉洁谨慎,私下不会多和亲友往来。只是市政府需要法律顾问时,沈越跟他见过几面,只觉得几年下来,李达康越发冷酷严厉不近人情。

 

又一年过去,沈越的女儿已经上了幼儿园,李达康也正式当上了汉东省省长。沈越想起了许彿以前住的那个公寓,当日混乱不堪许彿也没有能收拾太多行李,只是拿了护照等重要物品以逃离的姿态匆忙离开,公寓应该早就易主。

尽管如此,沈越还是在晚上下班后去了一趟那座公寓,公寓窗户中透出光亮,已是有人居住。

到了门口,沈越犹豫再三,敲了敲门,想着应付房主的说辞。

门开了,却是李达康神色莫名地站在房内。

沈越惊讶难掩,半响没说出话来,良久只是问了一句:“您怎么在这?”

李达康让沈越进来,关了门,才声音缓缓地说:“之前把这买了下来,许彿东西都在这,我怕房东回头给扔了。”

沈越眼神复杂地看着李达康,寒暄几句,离开了这所公寓。

 

回到家,哄着女儿入睡后,沈越思前想后,给许彿发了一封邮件:“你不打算回来了吗?”

照旧没有回信。

沈越等了一个多月,几乎以为许彿还是像往常一样回避这个问题,琢磨着再发一封邮件打个哈哈让这事过了时,忽然收到许彿的邮件。

“我要回国了。”



-TBC-


下章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重逢章了2333

评论(19)
热度(30)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