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TSN/MEM】With Its Crushing Invasion(以其毁灭般的侵袭)

目录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

Chapter 4

“Oh your voice,slow and sad!”

“哦你的声音,缓慢而忧伤!”

 

Eduardo攥住自己的左臂,极力使自己的颤抖平复下来。与其说是攥,不如说他将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右手上了。他的眼前一片白光,冷汗不知不觉渗了出来,他感到Mark的视线扫过来,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正常一些。

“你怎么了。”他面前的人问。

“没什么,只是胃病犯了。”Eduardo视线中一片模糊,他知道这是恐慌症发作的前兆,他清了清嗓子,以最平稳的声音说:“我们该回去了。”

Mark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回去。Eduardo伸手拉住Mark,他感到Mark略带诧异的目光,只能胡乱勉强笑道:“我们得快点,我快撑不住了。”

他感到有一只手伸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随即一个温热的身子靠了过来,架住他走到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坐进车内,Eduardo无力地靠在后排座椅上,他的余光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苍白瘦削的侧脸。

太近了。他想,胃部抽拧成一团,他咬紧牙齿弓起了身子。

“你得去医院,Wardo。”他听到一个冷淡的声音靠近,同时一双有力的手将他歪斜的上半身扶回靠背。

Eduardo此刻只觉呼吸困难,那双手的触感是那么明显,他连睁开双眼的力气都没有,但还是坚决地摇头:“不,回公司。”

“我不觉得你的病回到公司就能解决。”Mark毫不赞成他的提议。

“回去,公司里有我的药。”Eduardo剧烈地颤抖着,冷汗如豆般滚落到衣领上,他竭力躲开了Mark试图再次伸出的双手。

Mark轻轻抿了抿嘴,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我会通知你的秘书。”

这就是妥协了。Eduardo微微松了口气,将脸转向窗外,尽力呼吸着空气。

 

Mark皱起眉头的时候,眼睛里的灰色会更深一些。他偏着头,看着自己左手侧大口呼吸的Wardo,全身如同被水浸过一般,昂贵的黑色西装折皱不堪,里面的白色衬衫显然已经湿透。他伸出手想要帮Wardo把外套脱下,却在碰到Wardo的肩膀时感到他身体一阵清晰地颤栗,然后Wardo缩起肩膀,沉默地远离了他的触碰。

Mark盯着Wardo苍白的嘴唇,一言不发地握紧了手指。

他觉得此刻的Wardo如同身处一个透明的障壁(*注)之内,尽管沉默如斯,浑身却都在说着拒绝靠近。

 

Mark不由想起加州的那个雨夜。

黑魆魆的夜晚和荒唐颠倒的派对,以及如眼下如出一辙的浑身湿透的Wardo。

他记得当时自己看到王国雏形时的兴奋,却忘记了他和Wardo吵架的经过,他忘记了双方是如何口不择言地说出一些残忍冷酷的话语,但他还记得当自己语速飞快地吐出一句“你会被落下”时,Wardo难以置信睁大了双眼。

那一个时间点被停滞、放大、拉长,他看到Wardo平静而缓慢地问他:“What do you mean left behind?”像是一瞬间听不懂英语一般。

那一瞬间,Mark清晰地感到有什么坚硬的介质隔开了他跟Wardo,仿佛此刻他无论说什么,Wardo都不会听到一样。

他赌气一般沉默,他放任Wardo离开,而他自己,却若无其事地投入王国初建的欣喜激动之中。

Mark一直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这意味着他对他人的情感感知能力十分低下,但是莫名地,他却一直记得那一刻的感受,好像是什么记号一样。

他一直隐约觉得,自己是做错了什么,但是又不回头确认,因为他做过的所谓的“错事”很多,也因为他根本没有精力确认。

 

出租车飞驰,很快到了公司门口,Luna早已等候在门口,一脸担心地看着Eduardo:“Boss,你还好吗?”

Eduardo根本说不出来话,只是无力地摆了摆手,Mark在一旁替他把话补上:“如你所见,很不好。”

Luna犹豫地看了看Mark,想说些什么,但没有开口。Eduardo抓住她的手臂,眼神颇具警告意味,沙哑着声音努力说出几个单词:“办公室,药。”

Luna点点头,扶着Eduardo上了电梯,Mark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扶着他的身子。

Eduardo此时虚弱得厉害,只好由Mark搀扶着到了办公室。Luna从一侧的抽屉中拿出几个药瓶,挨个给Eduardo服下去。

躺了好一会儿,Eduardo才终于清醒过来,只是仍然虚脱般使不上力气。他看到Mark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无聊地翻看着杂志,顿了一下,才轻声说:“多谢你送我回来,Mark,很抱歉打扰到你的工作,你可以回去了。”

Mark合上杂志,冷淡的目光看了过来:“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么严重的胃病。”

Eduardo沉默了一下,笑了笑,并不看向他:“急性的,看起来有点吓人罢了。”

Mark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Eduardo听到关门的声音才松了口气,抬手按了按左臂,细碎的刺痛感让他舒服了不少。

 

-TBC-

注*:个人的恶趣味【咳

表示超爱鲁迅大大【微笑

这个文已经时隔一年了...

本来想完结了手头的这篇再接着写,今天翻到了当时留的一篇稿子,就干脆发了上来

隔了一年不知道还接不接得上......

前文请点链接

 @巴赫 艾特一个一直等更的妹子【笔芯

评论(14)
热度(36)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