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二十一章 关于礼物


接到王文革劫持陈老的消息时,你正在李达康办公室和他吃午饭。
你正低头琢磨着眼前的茄子,李达康看看你这副模样,皱着眉头敲饭盒:“抓紧吃饭,你盯着菜能下饭啊,一中午才吃几口饭啊?”
你不太服气,刚想反驳他自己饭量小,忽然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
你接起,沈越在另一端尽可能迅速地解释清楚事情:“大风厂的王文革劫持了陈老要股份,抓紧出来跟我到山水庄园。”
“我马上到。”你倏地站起身看向李达康,李达康也是一脸凝重地对着手机交代着,他看向你点点头,你不再多说,匆忙跑下楼,沈越的车已经停在市政府大楼的门口。

一路上气氛都很沉重,自打工作以来,你还没遇见过这种涉及刑事犯罪的棘手问题,一时有些无措。更何况牵扯的还是陈岩石老人,因为经常因为大风厂的事情接触,你对这个耿直善良的老人很有好感,心里也在暗暗担心,陈老的身体能否承受得了这种折腾。
沈越应该是提前通知过高小琴,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显然也坐不住,率先给你们打了电话同意归还所有股份。
而你没能按捺住心里的焦灼,毫不客气地对高小琴说:“高总,如果您能早点答应归还股份,现在根本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高小琴被噎了一下,也只能陪笑搪塞过去。沈越转头瞪了你一眼,示意你的态度有问题。
你吐出一口气,手机再次响起来,却是李达康,语气急躁生硬:“陈老和王文革还在对峙,警方暂时能控制住局面,你们一定要尽快完成转让,把股份转让书发过来。”末了,他强行压了压怒火,又缓缓说道:“这个时候高小琴也不愿承担责任,你们一定要稳住,这样股份转让才不会出问题。”
你轻轻笑了笑:“我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李达康挂了电话,揉着直跳的眉心咬牙切齿地命令公安局的人一定保证陈老安全,面色阴沉地看着显示器。
然而一旁的赵东来却目瞪口呆,从来没有见过正在暴怒中的李达康书记能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讲话,简直算是……温和了??

这边的你和沈越已经到了山水庄园,着手洽谈事项。
高小琴显然是想赶紧把这个烫手山芋甩掉,再加上之前漫长的拉锯战中已有拟好的十几份协议,你们也就没费多少功夫就定下了协议。只是确认协议的过程要麻烦一些,高小琴是个精明的人,越是这种急迫的事,越不可能自乱阵脚,于是她终于确认完了所有事项签字之后,你赶紧拍了照片发过去。直到确认陈老已经安全的消息之后,你和沈越才算是放下心来,你仔细一瞧,才看见沈越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珠。
无意留在山水庄园,你跟沈越即刻离开,高小琴送你们出门的时候经过摆放着巨大雕像的餐厅,里面的房门却都是紧闭着的,安静空荡的屋子,以前从门缝中传出来的觥筹交错衣香鬓影仿佛一夜间无影无踪。
你隐约察觉了什么,不经意看了高小琴一眼,她仍是如初见时精致美丽,笑意盈盈地跟你们道别:“沈律师、许律师,那我们就再见了。”

终于完成了工作,你如释重负,和沈越一起到医院探望陈老。
陈老的病房中人头攒动,这次劫持,惊动了不少人,一个个提着礼盒跟王老寒暄。王老却是不堪其扰,请了一旁公安局的同志帮忙,才终于将无关人等拒之门外。
你再次见到了那个大名鼎鼎的反贪局局长侯亮平,听说他终于自证清白官复原职,坐在陈老的床前信誓旦旦地跟陈老保证,一定要揪出贪官,给他一个交代。
一旁的陆亦可见到你很是客气:“这些天辛苦你们律师团的人了,以后希望能再有合作的机会。”
跟在陆亦可身后的赵东来盯着你,忽然笑了笑,丝毫没有公安局长该有的严肃,倒有点像个痞子:“你放心,以后见面的机会不会少的。”
对于这个李达康的左膀右臂,你心里觉得有趣,面上却微笑着回望过去:“你好赵局长,幸会幸会。”

怕打扰到陈老休息,你们不敢在病房里久留,呆了一会儿就出来了。在医院门口目送着沈越离开,你抬头看看渐渐暗下去的天色,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在办公室吗?」
出乎意料地,短信很快有了回复。
「刚回办公室,给劫持案善后。」
你轻轻笑了笑,低头又打了一行字。
「我可以过来吗?」
「好。」
仅仅是一个字,你却情不自禁地微笑,像是心里的快乐太多而盛不下,只好放到了脸上来。
于是你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去市政府。”

到办公室的时候,李达康正埋头处理工作,只是抬头看了你一眼。
你没有打扰他,坐在一旁整理你的文件。因为手头的这个大风厂的案子刚刚结束,你还没有太多的工作要完成。坐在沙发上,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便涌出深深的疲倦感,你干脆伏在扶手上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你抬头看见李达康正坐在另一个沙发上喝茶,你睡得有点晕乎,含含糊糊地问:“你工作做完啦?”
李达康回头看见你,应了一声:“刚弄完,歇一会儿。”
你起身,才看到身上盖的李达康的西服,因为你的体温,西服布料变得温热。你拿起衣服,因为困意未散有些懒懒地说:“你的衣服。”
李达康白你一眼:“你就差这两步路不能拿过来啊?”边起身走过来。
他拿过西服想走回去,你却顺势搂住了他的腰,抵着他的后背。因为脱了西服,李达康就穿了一件白衬衫,隔着薄薄的布料,你能感受到他腰上那片皮肤的温度。
李达康愣了一下,回身拍拍你的脑袋:“累了啊?”
你闭着眼点头,嘴边却有狡黠的笑意:“累死了,不过我可不是因为累才抱你。”
李达康闻言低低地笑了笑,你感到他胸腔里传来的震动。他回身坐到你旁边,你从善如流地搂住他的脖子,李达康松松圈着你的腰。
你阖目靠在他的胸前,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
“陈老怎么样啊?”
“刚去医院看过,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太劳累了。”
“老人家太辛苦了,成天为了大风厂东奔西跑,也终于可以歇歇。”
“嗯,要不是山水集团拖了这么久,怎么能出这档子事儿。”
“你们律师团队这次把事情解决得不错,大风厂员工的股份全部拿回来了,得给奖励。”
你听闻一下子睁开眼来,上回找借口说的奖励李达康还真记着了?
李达康迎着你困惑的视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坠子来,黑色的绳子上坠着一块和田玉做的平安扣。
你伸手拿过,玉坠触手温润细腻,李达康有些不自在的咳了咳:“在商场看到的这个,觉得寓意挺好。”
你知道对于李达康这个整天加班工作的人,去商场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这个坠子,大概是特意去买的,心脏好像被一双温暖的手捂着,隔绝了外界一切风雪冰霜,在黑夜中竟充满了生气。
你的一双眼睛亮的不得了,夹杂着惊喜和无措,你低头,笑颜逐开。
李达康看到这样开心的你,也觉得愉悦,本是早就准备的事情,脑海中也不是没有想象过,到了如今实现的这一刻,仍觉得新鲜可喜。
忽然,你拥住李达康的腰,轻轻说:“达康,我特别高兴。”
“嗯。”李达康应着,也抱住你。
“但是,”你想起什么,眼里又闪过狡猾的笑意,“官司打完了,书记您就没理由再叫我过来吃午饭了。”
李达康挑眉,这成天过来吃饭的,还有谁觉得真是过来汇报工作的啊?他想了想,拨开你耳边碎发:“有空到我们家来一趟吧。”
你一愣,这什么走向?但还是微笑着点头:“好啊。”



—TBC—
我来更文了……
感谢各位催文对我不离不弃的大大……(  ´ ω ` )っ
另外请珍惜这为数不多的几章甜吧,过不了多久就要开虐了_(:_」∠)_

评论(22)
热度(21)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