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十九章 关于你我(上)


从市政府大楼出来你就已经意识到自己作了大死,这离官司打完还有一段时间,这个时候强行告白你以后还怎么去找李达康汇报工作啊?而且还有你那个不靠谱的师父沈越,动不动让你去李达康家送文件送特产,这下拿什么借口推辞啊?
不过自己就是个打下手的,在律师团队里担任的重要工作不是很多,就算开会,要说的也不多,顶多跟李达康保持默契不交流呗。
你索性想开了,反正跟李达康告白这事儿本身就没抱什么指望,现在说跟官司打完再说没什么区别,横竖就是一刀,不如死得痛快点,又狠又准地让自己了了这心思,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仁慈。
本来就是看得开的人,想通了这一茬,你心里竟松快不少,感觉放下了一些负担,顿时豁然开朗,注意力又全回到跟山水集团的谈判上去了。

跟山水集团打交道久了,你不免要对这个迅速崛起的公司有所调查,再加上沈越是李达康亲戚这层关系,多少知道点儿内幕。
因为祁同伟和高小琴牵连着,这个官司非常难推进,有一些证据一直被公安厅把持着,你们硬是查不着。而高小琴呢?自从侯亮平被停职后,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守住了先前开出来的条件不肯让步,僵持了一个星期愣没进展,连沈越那个笑面虎都忍不住私下发了火。
你眼看着不对头,找了陆亦可,陆亦可也忙得不行,和陈老一块到处找那个尤会计和司机。不过跟陆亦可一起过来的赵东来倒劝你不要自乱阵脚,只要那两个证人找到一切就都好解决了。
临了,赵东来想起什么:“哎,那个李达康书记不是跟我打了招呼说你们要调取资料的事,我这没问题,有什么事你们随时到市局查档案,不会有人拦你们。”
你忽然听到“李达康”这三个字时愣了一下,才发现你这一个星期都在忙着工作,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他来了。回过神来,你点头应了赵东来的话,你本来去过市局几次,但也不好多去打扰警官们,不过赵局长既然发了话,你自然乐得答应。

于是你开始了公寓、事务所、市局和山水集团到处跑的生活,整天天昏地暗的忙,终于是找到了山水集团的一个漏洞。
山水集团的会客厅里,你看着沈越一点一点把证据摊在精致的漆雕茶几上,高小琴看着这些纸张,一向得体完美的笑容终于褪去了一分。
“高总,这些,还不够证明山水集团持有的大风厂工人的股权的违法的吗?”沈越狐狸一样地笑眯眯地看着高小琴。
“沈律师,这些也只能证明部分的股权转让过程存在问题,不能让我们退还所有股权。”查看完所有文件后,高小琴扬起一个自信笑容。
“高总,您应该想到,我们既然能查到这些,那就说明我们可以继续查下去,您剩下的股权,真的就安全吗?”你沉静地开口分析,高小琴一定懂得这个道理。
终于,高小琴还是让了步,答应让渡50%的股权,你算是松了口气,但是出来时,沈越仍旧沉着脸:“这些,还远远不够。”
你清楚有全胜的希望,也严肃起来:“我继续到市局查。”

连轴转了一天,从市局出来已经是晚上,你走到公交车站,不知道晚班车有没有开走,只能等了一会,失望地想大概要打车了,市局离你的小区可有着不近的距离。
正出神时,眼前忽然停下一辆黑色的轿车,鸣了鸣笛示意你上车。
你怎么能不知道车里坐的是谁,瞬间有些慌乱,心跳加速起来,但仍强自镇定坐进车里。
你看到李达康面无表情地坐在车里,笑了笑:“书记,您找我有事?”
李达康看看你,冷哼一声:“你难道没有事?”
你想了想,还真有,于是点点头:“有的。”
李达康脸色更难看了:“你有事不知道找我汇报?”



—TBC—
我觉得,我再不更文就要被人打了……
懒癌在这种天气里加重了呢_(:3 」∠ )_
有些短,明天接着更(可能?)

评论(18)
热度(25)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