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十七章 关于玩笑


因为案子有了眉目,大风厂的工人们也高兴不少,办案热情高涨,这几天常往事务所里打电话,积极踊跃地要给你们提供消息。
你对大风厂工人们的朴实善良也挺有好感,干脆挤出了一个下午去厂里整合一下线索。
刚到厂房门口,就看到一个佝偻的背影挥着手对工人们上下班的窗户指指点点,神情激动不已。你疑惑地上前询问,这才发现是陈岩石陈老,到这视察来了。
陈岩石饱经沧桑的脸此刻涨得发红,攥着郑西坡的手絮絮叨叨:“你看看你看看,这成个什么样子,工人们生产都得偷偷摸摸了吗?”
郑西坡一脸羞愧难当:“这……也是没办法。”
陈岩石一听更来气了:“怎么叫没办法啊?这是个什么事?他李达康叫人封的啊?”
你赶紧出声:“陈老,这事李达康书记不清楚,是光明区市政府叫人上的封条。”
因为你常到大风厂来询问工人股权问题,也见过陈岩石几次,陈老对你跟沈越的工作很是满意,见到你,也神色缓和几分:“丫头又来了啊,好好,你可要尽快解决官司,大风厂几千口工人还都在这等着呢。”
你忙不迭应了,陈岩石转眼又想起窗户的事,气愤地问你:“你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这孙连城怎么就封了厂门?”
你看了看低头不语的郑西坡,心里叹气,只得把你了解到的事情原委告诉了陈老。
陈岩石皱着眉头听完,扭头质问郑西坡:“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一声?这地批都没批你还指望在哪生产?”
郑西坡也很过意不去:“我这…不是不好意思麻烦您嘛,您儿子伤那么重我们怎么好让你操心这个?”说着又指了指站在一边的你,“就这走窗户,还是人家大律师给支的招呢。”
陈岩石指着郑西坡气得直抖:“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是不好意思提就不提的事吗?”
说话间前方忽然喧哗了起来,似乎有一大班人马走过来,陈岩石瞧了瞧:“行了,待会儿沙瑞金书记过来,你也不要动这些个封条,他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原原本本一个字都不能漏。”

你一时没反应过来,有点茫然地站在那儿,什么?沙瑞金书记要过来?肯定是来视察的,那也意味着……李达康会跟着过来。
不多时沙瑞金带着一波人浩浩荡荡地就走了过来,原来他们的车是停在大风厂小门前,你一时没注意到是省委的车。
沙瑞金听着身旁人的讲解,一路有说有笑地过来,而你一眼就看到了跟在沙瑞金身后的李达康。李达康正巧也看了你一眼,眼神交汇的那一刻你赶忙错开眼去。

陈岩石焦急地迎上去:“小金子啊,你赶快过来看看吧,这都是什么事啊!”
沙瑞金看着陈岩石气氛的脸神情严肃起来:“什么事啊陈老?”他顺着陈岩石指的方向看过去,工厂大门被上了封条,工人们正从窗户那进进出出。
“大风厂负责人呢?跟我说说怎么回事。”沙瑞金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一双眼里精光一敛显出几分威严。
郑西坡匆匆走上前,把这一个月来光明区怎么推诿不给批地又上封条的事说了一遍,神情中是抑制不住的怨愤。
沙瑞金沉吟着一时不语,而站在后面的李达康按捺不住了,气愤地开口:“孙连城这个混账!不作为到了这个地步!沙书记,我回去一定好好惩治他。”
李达康知道沙瑞金这是给他看呢,从一早上光明区信访办的洋相到特地来大风厂审查,无疑是给他个警告,他也要抓紧表明自己的态度。
沙瑞金直视着李达康,眼光如利剑直刺到李达康心里:“出了像孙连城这样的干部,责任在你,你也要好好反省反省,另外那个孙连城,可以考虑让他走人了。”
李达康郑重地点点头:“是,一定让他走人,我会好好反思我们京州干部里存在的这种现象。”
沙瑞金让人拆了封条让大风厂的工人们正大光明地生产,大家自然是欢欣雀跃,一时间掌声雷动。
而你却不由自主地看了看在人群之中的李达康,
他脸上羞惭的神情还没有完全消散,额头上冒出些汗珠,跟着众人一同鼓着掌。你替他感到不易,这一把手的位置岂是常人看上去的风光?恐怕是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吧。
李达康隐隐有些狼狈,在京州这个地方霸道惯了,不常被上级检查批评,更何况是当着人民群众的面,上午在信访办是一回,下午到大风厂又是一遭,到底是丢了人。他莫名向你所在的方向瞄了一眼,正对上你平静而有些担忧的眼神,李达康迅速收回目光垂下眼,看不出是什么神情。

沙瑞金进了厂房,跟工人们开始聊天问一问民生情况,你本想就此离开,而陈岩石却一把按住了你,把你向前推。
“沙书记,跟你介绍一下,这是负责大风厂股权官司的委托律师之一,这小姑娘整天往厂里跑,特别负责任”
沙瑞金看着你亲切地笑笑:“很好啊小姑娘,做律师也要有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跟我说说,这官司进行得怎么样啦?”
你一五一十地把调查经过讲了一遍,沙瑞金满意得点点头:“很好,达康书记,你请的这个律师团队很有能力嘛。”
李达康笑着应了:“多亏他们才能这么快有突破。”
你心里有点惊讶,这李达康书记不还总在会上摆黑脸嫌他们进展太慢吗?
“行了,陈老,带我去医院看看陈海吧。”沙瑞金跟工人们了解了情况后起身离开,他回头瞧了瞧李达康,“达康书记,你这也跟我转了一天了,回去忙工作吧。”
李达康终于松了口气。

众人散去后,你也准备回家休息,出了门,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你眼前,车窗摇下来,露出李达康的脸,他简短的吩咐:“上车。”
你不明所以地上去,小心翼翼地开口:“书记您这是?”
李达康瞥了你一眼:“报地址,顺路送你回去。”
哟,还有这特殊待遇?你诚惶诚恐地报了个名字,老老实实坐在李达康旁边。

李达康看着沉默的你,心想这个丫头一向聪明识趣,在大人物面前知道多说多错的理儿,平时挺灵动一人到他这跟锯嘴葫芦似的,开会时跟人辩论的架势无影无踪。
他有心跟你多说两句:“你今天怎么想起跑到大风厂来?不是官司马上就结了吗?”
你没想到李达康会主动开口,小心应着:“哦…是郑主席他们特地叫我来,说是有一些新的消息我就答应了,顺便也整合一下证据。”
李达康冷哼一声:“确实是有新的消息了,你一来就遇上沙书记不是个新消息吗?”
你吃不准李达康这句话是嘲是讽,只能谨慎地回答:“是挺凑巧的,也能了解一下。”
李达康微微一笑:“你倒是个工作狂,整天跑来跑去的,不像沈越那小子成天没个正型。”
这就是真的在开玩笑了,你惊奇不已,也放松不少:“我师父其实也挺忙的,只不过说话比较风趣一点…”
李达康嗤笑一声:“亏你还说风趣,其实就是瞎扯吧。”
你忍不住笑了笑:“沈越要是听您这么说得血溅三尺以表清白。”
李达康笑的时候眼角的纹路也变得柔和了一些:“拉倒吧,谁能比他小子惜命啊。”
你也跟着轻轻微笑起来,李达康扭头看向你,斑驳的树影透过车窗落在你的脸上,你的五官被掩藏在阴影之下时隐时现,神色显得莫名起来。
你也回视着这样一个难得温和平淡的李达康,笑意就在他的眼中,深邃而动人。你忽然很想不再隐藏自己的心思,就这样问他:
你……能不能接受一个这样的我……
你……有没有也有一点点喜欢我……
你……可不可以等着我…等我到可以跟你比肩的时候?
“你……”你刚想开口,有些模糊的声音还没有从声带中发出,李达康的手机忽然响了。
“喂?”李达康接了电话。
“什么?我没下这个命令!”你不清楚出了什么事,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行,咱们先按兵不动,看看什么情况。”李达康挂掉电话,面沉如水,转头看到一旁微微有些担心的你,本来不应该透露给你的消息就说了出口,
“反贪局局长侯亮平被群众举报了。”

—TBC—
突然更新!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٩(๑´∀`๑)ง*
想给女主起个名字,一直“丫头”“小x”的叫是不是有点尴尬啊_(:3 」∠ )_

——————第二天分界线————
写完第二天发现时间线又错了ORZ
不得已改成了猴子被停职(˵¯͒⌢͗¯͒˵)
也算是促进他们俩感情的一个契机吧…………

评论(21)
热度(18)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