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十六章 关于暗恋


对于李达康突击开会这件事,你们这个律师团队已经习惯了,不过眼看就要夺回工人股权,开个会也无可厚非。虽然是休息日,你也是尽快整理好文件赶到市政府。
你是第一个到的,而李达康早就等在会议室,这有点出乎你的意料,他坐在正前方,皱着眉头签着字。
你不太喜欢李达康皱眉头,显得整个人严肃而压抑,压抑得让你觉得他更加遥远,压抑得你嘴里发苦。但你见到的李达康却大多都是皱着眉头的,因为李达康在处理公事时一向不苟言笑,你也只能苦笑,你跟李达康的交集大概也只有公事了,更具体一点,大概只有这个案子了。
想到这,你居然有点羡慕他的前妻,虽然传言中李达康早出晚归与她聚少离多,但她毕竟是占据着李达康人生中的一部分,而你……只能是一个匆匆的路人,是他记忆中一个残缺又模糊的灰色背影。
你盯着李达康的侧影看了几秒,心里揪紧了微微发疼,你很想揉开李达康的眉心,揉散李达康脸上的阴郁深沉,你想记住一个柔和的李达康。于是你这么做了,上前一步轻轻笑着问好:“李书记好,您过来这么早。”
李达康被打断后诧异地转过头看向你,愣了愣竟然真的笑了一下:“你好,过来坐吧,正好跟我讲讲你们的进展。”
你正对着李达康,明明白白看到他的眼神变得稍稍柔和,轮廓在微笑时有了一个弧度不再那么冷硬,你看清他从开始到褪去的每一分笑意,顷刻间脑中轰鸣发怔,只能顺着他的话僵硬坐下。
低头拿资料时,你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句诗: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
这或许便是钟情了,你心里小声叹息着。
还能怎么办,你的所有心里建设在见到李达康的那一刻都崩塌了,剩下只有一条路给你选:认栽。

李达康在看到你的时候也有些怔仲,他没想到你回过来这么早,偌大一个会议室只有你和他两个人,一瞬间李达康像是被人戳穿了什么秘密一样坐立难安。
你走过来,冲他扬起一个明亮的微笑,是和平常一般生机勃勃、带着温度的笑容。李达康身居高位所处政界已久,平日里接触的都是冰冷的工作关系与虚伪的礼节性笑容,更有些时候那亲热背后还会藏着一把刀,他不得不防。而这次猛然间触碰到一种截然不同的真诚,他甚至有些慌乱,好像没有什么能够回赠一样,面上不由自主地也带了点笑模样。

李达康看着你坐到他身边,低头翻找着资料,他盯着你的发顶,忽然觉得喉咙干涩不知如何开口,只能清了清嗓子。
你便立刻抬起头来看着李达康,等着他发话。被你漆黑的眼睛那么一盯,李达康更不自在了,扭了扭脖子说:“没事,你继续。”
你默默把资料摊在桌子上:“李书记,经过我们的调查,证据充分显示,两年前京州中院和省高院的判决都是错误的,蔡成功质押大风厂工人股权没有经过授权,是违规行为。”
李达康认真听着,顺着你的话问下去:“那这个授权手续就是假的了,具体是谁造的假你们知道吗?”
你摇摇头,有些无奈:“山水集团的老总高小琴坚称是受到工人授权的,但这个手续显然是假冒的,具体是谁我认为蔡成功应该很清楚。”
李达康一脸严肃地点点头:“这个好办,检察院一直在审,有什么结果我会让他们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你宽慰地笑笑:“这样最好,谢谢李书记。”
而在会议室一旁刚刚才过来的金秘书眼观鼻鼻观心,心里暗自吐槽:“这些情况您不是都听东来局长汇报过了么书记……”

等到律师团队的人都到齐了,你们正式开了个会,李达康显然很重视大风厂股权案子,分别请了公安局和检察院的人交给你们一些内部资料和信息,帮助你们搜集证据。
李达康今天心情还不错的样子,一直心平气和跟你们讲话,没有批评谁,大家都松了口气,少了心里压力,轻轻松松开完会。

出了市政府,沈越好心要送你回家,你乐得清闲上了车,一路上讨论案子不知不觉快到了小区门口。
沈越忽然状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觉没觉得,达康书记好像挺关注你的?”
你被吓了一跳:“什么意思?”
沈越摸摸鼻子:“没什么,觉得他对你挺和颜悦色的,是不是看上你了啊?”
你整个人都绷了起来:“怎么可能?你也太能想象了吧?打个官司还能扯到这上面?得了吧你,你是恋爱谈多了看谁都像有意思的。”
沈越笑了笑对你的惊恐全不放在心上,沉默地开着车,停在了你家楼下,等到你打开车门要走下去的时候,又淡淡问了一句:“那你呢?”
你抬起来要告别的手一顿,装作没有听见:“拜拜了啊师父。”

而那头的李达康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继续他没完成的工作,回想着这一天过得非常不对劲,心绪不宁得不像他,倒像个……没经过事儿的毛头小子……
李达康被自己这个想法惊了一下,莫名想起你那张生动又明亮的脸,脸上的五官如同被坚硬的笔描过一样,明明白白利落干净。
他低头按了按因为长久伏案而酸痛的脖子,长舒一口气。
可不是毛头小子是什么……

—TBC—
写到现在我已经不惧怕ooc了[并不
总之开始双向暗恋??(´▽`ʃƪ)
食用愉快(ヾノ•᷅ ༬•᷄ )噗!

评论(7)
热度(22)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