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十四章 关于独处


李达康一早就起来上班了,出门时杏枝把包递给他,不放心的嘱咐他:“哥,我今天上午就得走了,家里厨房的灯坏了,我来不及换了,你记得要买个灯泡。”
杏枝这几天要回老家探亲,这也是李达康的意思,多少年不回去也不是个滋味,只能让杏枝代替他多少表达点心意。
李达康摆摆手:“行啦,我知道了,你赶紧收拾收拾走吧。”

到了办公室,李达康就想起那个赵瑞龙来,更是一阵头痛,这个少爷真是无法无天,不知道这次到京州又要给他出什么难题。这么作下去,早晚一天得出事,再加上北京来的那个侯亮平瞄准了山水庄园那一帮人,李达康从鼻子中冷哼一声,多行不义必自毙,他倒是庆幸自己一早跟立春书记划清关系,就是高育良那个汉大帮……怕是摘不干净。
想起汉大帮,沈越跟你忽然闪现在李达康眼前,这政法口的,还真就多是汉大毕业的,他有点无奈。

你可不知道李达康现在在想什么,你和沈越正忙着跟法院的人纠缠。因为发现了两年前判决书的问题,自然要到京州法院调取卷宗,虽然没跟陈清泉直接扯上关系,但是法院的工作人员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坚决不肯调取。
沈越已经快控制不住情绪,压抑着声音质问法院的人:“你们都是学法的,你们很清楚这样做是在对抗正当调查。”
那个工作人员根本没有被沈越威胁:“对抗正当调查?你们是检察院的吗?不过是两个律师罢了,谁知道你们干什么的?”说完上下打量你跟沈越两眼,言语中露出轻微不屑。
你越愤怒的时候反而面上越冷静,你晃了晃一直拿在手里的证明:“这是京州市政府开的证明,我们有权利调取卷宗查阅大风厂案件,如果你们坚持不肯拿出卷宗,我只能认为你们在其中有不法行为,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你们的行为,将今天所见报告给检察院和李达康书记,大风厂的案子可是李书记亲自督办。”
法院的人有些动摇了,但还是没有松口:“那…也得等政府或者检察院的人来了才可以。”
你冷笑两声:“那,你们就等着检察院的人亲自来吧,到时候就不是查卷宗了,是连带着你们一块查!”
法院的人显然害怕了,只得让你们查了卷宗,但坚持不让你们把卷宗复印带走。
憋了一肚子火在法院折腾了一天也没查出结果,沈越跟你都很疲惫,商量着明天再过来。
“对了,麻烦你把这些文件送到李达康书记那。”沈越看到桌子上一摞文件,想起这件事。
你本想拒绝,但看到沈越一脸倦意,想着这几天沈越作为律师团团长负责的事比你多得多,也就没说什么应了下来。

从事务所出来已经是晚上,你估计这个时候李达康已经下班,就直接到了他的住所,谁曾想除了门口的灯光,整幢房子都黑漆漆的,你按了按门铃,良久也不见有人应门,叹口气,只得在门口阶梯上坐下,处理手头的合同。
李达康在办公室呆到晚上八点多,猛然想起杏枝让他早点回去买灯泡,想着半夜回家一准没有商店营业,只能收拾了没处理完的工作带回家作。买好灯泡正匆匆赶到家,李达康忽然看到坐在门口的你,明显怔愣了一下:“你在这干什么呢你?”
其实你已经在这等了一个小时,渐渐回过味来,这市委书记能和一般上班族一个工作时间吗?打算着明天再送过来,就看到李达康走过来。
你有点手足无措:“哦…李书记,这是沈越让我送来的文件。”
李达康挑着眉毛:“送文件你不到市政府你跑我家里来干什么?”
他这么一问,就莫名带出点其他意思来,你知道自己想多了,但还是更不知所措起来:“这个…我觉得您已经下班了我就过来了…没想到没有人……”
李达康斜乜你一眼没再追问,开了门让你进去。

李达康住的是政府给的房子,市委书记的待遇自然好,就是这房子有点过大了,平时有杏枝在都没什么人气,这她一走,就更空荡起来。
李达康还算客气,给你倒了杯水,你接过水的同时不忘看了一眼他,工作中穿的西服一进屋就被他脱下,只穿着里面的灰色毛背心,袖子也卷了起来,露出腕骨突出的胳膊和修长的手,低了头正在认真看着你带给他的文件,睫毛在眼部投下一小片阴影。
真…特么的…好看…你觉得你深深地被达康书记的个人魅力吸引了。
但你没忘了正事,于是正色道:“李书记,有个事得跟您汇报一下,今天我跟沈越到京州法院调取卷宗时收到了法院工作人员的阻挠。”
李达康一听这话,坐直了身子看向你:“怎么回事,说清楚?”
你皱着眉头,尽量平静地陈述事实:“我们已经拿出了市政府的证明,但法院工作人员坚持要政府或者检察院的人来才能拿走卷宗,我跟沈越只能翻看甚至没法复印,虽然我们只是在办大风厂的案件跟陈清泉没多少关系,但我们怀疑法院人员是在维护陈清泉。”
李达康状似疲倦地揉了揉眉心,声音也有点沙哑:“这个事你不用担心,今天我已经双开了陈清泉,你们明天去应该不会再受到阻拦,要是他们仍旧不允许,就反应给检察院。”
本来李达康这一天就过得很累,为了双开陈清泉,他跟手底下的人争执了很长时间,纪委的人坚持等公安机关有了结果再双开,但李达康愣是强硬地拍了板。他知道这些干部一直对他的独断专行颇有微词,但京州干部再不整治就都得完蛋,更何况他要给沙瑞金亮出一个绝不包庇腐败分子的态度。
但是瞧见听说陈清泉已经被处置后明显轻松了很多的你的表情,李达康蓦地不再像之前那么烦躁了。
“这样最好了李书记,大风厂的案子也能尽早结束。”你想着大风厂工人目前恶劣的工作环境,还有时不时来厂里查看的陈岩石老人,终于悄悄松了口气,弯起眉眼,眼神明亮许多。
“打扰您了李书记,我这就走了。”你也不好在李达康家里多待,起身告辞。
李达康头也没抬,冲你挥挥手,一心沉浸在手头工作中。轻微的关门声响起,李达康眼前忽然出现你那双明亮的眼睛,心情愉悦几分。

—TBC—

二更,字数多了点

评论(9)
热度(12)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