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十一章 关于不知所起


沈越总算是过来上班了,你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赶紧叫上他去大风厂跟工人们见面,弄得沈越跟在你身后嘀咕你压根没有做徒弟的自觉,开始使唤师父起来了。
于是你带着比沈越还要高涨的革命热情拿了车钥匙就驶向大风厂,沈越倒是觉得你热情得反常,一路旁敲侧击探你的底。
你没有接沈越的茬,心里却止不住一丝丝嘚瑟的劲儿,想着昨天李达康吃瘪的表情,莫名觉得有成就感。
毕竟是一呼百应的京州市委书记,居然就认了这个理亏,还是挺讲道理的嘛。

到了大风厂,你本想直接到工会办公室找主席郑西坡,却听到工厂内机器作响。
大风厂的厂房不都被封上了么?怎么现在还在生产?
你着实疑惑了,跟沈越对视了一眼,直接去了厂房。
门前封条被明目张胆地撕了下来,厂房内工人们忙忙碌碌,显然在生产服装。
沈越大步上前找到了正在帮忙运货的郑西坡:“郑主席,大风厂不是被封了吗?怎么又开始生产了?”
郑西坡一看到你们非常不好意思,但还是涨红了脸解释道:“律师同志,你看我们这也不是没办法吗,新大风厂的地批不下来,工人们总要吃饭啊。”
沈越还是不太满意:“可这私自生产总不太好,万一被人举报了官司就有点麻烦。”
“这…”郑西坡一脸纠结,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一个年轻人忽然跑过来:“怎么了这是?律师同志,我们大风厂生产这事不归你们管啊?”
郑西坡赶紧拦住儿子怕他惹恼两位律师:“不好意思啊,这是我儿子郑乾,这生产的服装还是他给找的活。”
郑乾听了更是一脸骄傲:“没错,我这些叔叔阿姨总得有活干啊。”
你看着这人油嘴滑舌的劲有点烦,禁不住怼怼他:“想赚钱也不是这么个办法,私自撕开政府封条,不经允许用厂房生产,这都是违反法规的,要是这个在法庭被列出证据,我们也不好处理不是?”
谁知道郑乾看到你眼睛一亮,急忙钻到你身边:“这就不对了大律师,政府是政府的事,我们小老百姓也总要过日子吧,再说您不是帮我们要回股权的吗?您权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政府不管,您就不提,不会影响您打官司的。”
“就是啊,我们悄悄生产还不行吗。”郑乾话一落地,马文明他们也围上来了,冲你跟沈越大吐苦水,本来以为闹出个一一六事件总算得到重视,谁曾想拖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解决,甚至连新厂房也一推再推,工人们眼看没了生计。
沈越和你听着也不是个滋味,觉得要好好帮工人们解决问题,也不好再反对他们生产,只是帮工人们支了一招,让他们不要撕封条,从窗户进厂房,这样也算钻个空子,少点风险。
大家一听也挺高兴,纷纷围上来向你们提供蔡成功和山水集团的证据,你也终于拿到了重要股权转让证据。
匆匆返回事务所,你跟沈越还有律师团队的其他负责律师一对,果然,大风厂股权转让是非法的!你兴奋地几乎叫出声来,想着李达康或许因此能稍稍缓和一下脸色,甚至少一些工作负担,莫名觉得更加愉悦不少。

这边李达康也正听着赵东来汇报大风厂案件进展,听着赵东来状似不经意提到王大路也曾想吃掉大风厂股权时不由讽刺一笑,这小子是在诈我呢!
“我要是王大路后台,怎么我前妻还能被侯亮平抓进去啊?”
赵东来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也就这么一说,不还说您跟汉大帮对上了吗?”
李达康向来对这种团团伙伙的事不以为然,他也不擅长玩什么权变。有这闲心拉帮结派勾心斗角不如多做实事,官场被搞得乌烟瘴气,他看重的不是这点人情带来的蝇头小利。想到高育良那张喜怒不形于色的脸,更是一嗤,这个人,可是老谋深算得很啊。
“听说,最近祁同伟祁厅长常常找您吃饭来着?”赵东来还不甘心,又开始打听。
李达康瞪他一眼:“有人说你就信呐?他祁同伟是找我吃饭,我去了吗?不过因为侯亮平抓了欧阳菁,他怕了,怕我打击报复他们汉大帮。”
赵东来哂笑两声:“也是,祁厅长最是长袖善舞,两边都不得罪。”
李达康不屑一顾:“两边都不得罪常常是两边都得罪了,还不如直言诤谏来得让人舒心。”
不知为何,李达康想起了昨天站在他面前铿锵有力据理力争的你,你面容沉静说出的话却不容辩驳,甚至比一向直接的赵东来更要大胆犯上,觉得十分难得,不由一笑。
赵东来却被吓了一跳,怎么正训着话的书记说笑就笑了?
—TBC—
写到现在才发现时间线错乱了Σ(゚∀゚ノ)ノ
没办法只能将错就错了(இωஇ )
努力加快一下感情进展但是失败了的窝_(:3 」∠ )_

评论(5)
热度(15)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