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十章 关于靠近


李达康是个雷厉风行的领导,经常是说干就干,这边一拍板就要求手下的人出结果。所以要跟着李达康混,非得有过硬的忍耐力不可。
为什么要忍耐力?半夜三更把人叫起来重做预案,拉着整个班子开一天的会,不听解释劈头盖脸把人训一顿再说,这些,都得忍着。不忍?李达康说这好办,不忍就滚蛋呗。
尽管律师团队是被聘来打官司的,跟政府班子还不太一样,但李达康对待态度可没什么差别,照样突击开会询问进度,事务所的人虽然怨声载道但没人敢当面提出,因为沈越那小子也是跟着他们加班熬夜,即便隔着层表亲也没什么优待,甚至因为他是律师团团长,被李达康耳提面命的次数更多。
不过唯一一点好处就是,因为事务所处理大风厂的名声传出去之后,所里的民商诉讼案件多了不少,顺便也多发了点加班费。
你跟着沈越东奔西走,学到了不少东西,倒没什么怨言。但沈越却坐不住了,这整天加班,怎么跟他的小女朋友厮混啊?
于是你毫无意外地接到了他的电话:“徒弟啊,师父这有急事,你先帮我跑一天啊。”
你挑眉:“是什么方面的急事啊?案子有突破?”
沈越顶着你嘲讽的语气硬着头皮:“是爱情方面有突破,帮个忙呗,我这都好几天没见我女朋友了。”
你丝毫不为所动:“所以?”
沈越只好低声下气:“好徒弟,你要理解为师的难处,自古忠义不能两全,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回头给你发红包啊。”
“……”你对着手机十分无奈,沈大律师的口才全用在歪门邪道上了,还忠义不能两全?合着沈越的大义就是谈恋爱啊?(ノ`⊿´)ノ
你还是认命般打开沈越传来的日程表,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你深觉被剥削阶层的艰辛。

头一件事就是去光明区区政府调阅大风厂档案,你早早过去,但政府工作人员却效率极慢,甚至有推三阻四妨碍工作之嫌。你耐心等了几个小时,眼看要赶不上与工人约好的见面,你忍无可忍,敲着桌子搬出李达康的名字,又连唬带斥叫出了区长孙连城才终于拿到了资料。
孙连城是个略有发福的中年人,跟李达康截然相反的是,他是个温吞宽厚的性子,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笑容可掬的,显得平易近人的样子。但你瞧着孙连城灵活的双眼,只觉得这人是油滑不已,场面话说得动听,但实际上是懈怠散漫不干实事的主,带得手下人也是得过且过,心里对这种官员更嫌恶几分,只是面上笑容没有破绽。
把重要资料复印过后你终于消了火气,心平气和地跟那个孙区长道别,离开这个难以言喻的区政府大楼。

刚上了沈越借给你的车,手机就响了,一接是李达康身边的金秘书:“你好,李书记希望请沈律师到会议室开会。”
“好的金秘书,不过沈律师今天有急事没有到事务所,我会代替他来开会。”你跟金秘书解释过后,想起李达康那张阴沉的脸,深深吸了口气,只觉得今天十分漫长。

李达康正在办公室办公,金秘书敲门进来,告诉他律师已经到了市政府。
“行,你让她到小会议室吧。”他头也没抬。
金秘书闻言正要出门,李达康忽然变了主意:“等会,你让她直接到我办公室吧。”
说起来这是你第一次到李达康的办公室,不免打量了两眼,简单的装修,书柜办公桌上放满了文件书本,严肃古板的风格很像李达康本人,书桌后一副毛笔字写的是“宁静致远”,倒是厚重中有几分疏朗。办公室一时静悄悄的,只有李达康钢笔摩擦纸面的沙沙声,你不禁开口:“李书记。”
李达康抬了头看到你,单刀直入:“股权问题查清楚了?能解决了?”
“不能。”你也没多想,干脆利落地回了过去。
李达康皱起眉头,声音有些不快:“你们律师团怎么办的事?这么久还弄不明白股权?沈越还能不能干活了?”
你正因为上午在光明区的拖沓而有些焦躁,况且李达康忽然要开会让你不得不推迟和工人的见面,而李达康上来就开始指责让你觉得非得把这事讲清楚不可,不能再无缘无故受这气。
于是你打开手里的文件夹,把复印件递了过去。
李达康有些莫名,翻了翻手里的文件:“大风厂的合同?这就是你们的进展?”
“没错,这是我今天上午才拿到的。”你把文件夹放在李达康的办公桌上,“但是书记您知道就为了这十几张薄薄的纸我等了多久吗?”
李达康抬头看着站在他桌前的你,一时不明白你的意思。
“之前沈律师已经去了两次,今天我在光明区又等了三个小时,最后还是搬出您的名头才终于拿到了这些文件。”你点了点这个文件夹,“这不是什么机密文件,而且涉及到大风厂股权我们有权调阅,但是跑了三次才拿到这个文件,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李达康脸色不太好看,他看向桌子上你拿来的纸张:“你是说孙连城不配合调查?”
你点点头,心里松口气,看来李达康并不知情:“没错,我甚至可以说他阻碍调查。您看,我们律师团每天为了大风厂的案子东奔西走,您却一再斥责我们效率低下,但我认为原因并不在律师团队,另外,您经常召集我们开会,我知道您是关心案件进展,敦促我们加快效率,但是过于频繁的会议或许不利于提高效率,就比如今天在接到您的电话之前我本来打算去见大风厂的工人,您觉得呢李书记?”
你有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眼睫浓密瞳仁漆黑,当你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常常给人一种专注而深情的错觉。
李达康看向正在紧盯着他的你,你正在等着他的回答,神情认真而诚恳,双眼中是他小小的倒影,似乎专注而热烈。
李达康愣了一瞬,方才压抑着火气,声音低沉地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TBC—
为我之前两个星期的懒惰求原谅(*꒦ິ⌓꒦ີ)
志愿弄好之后就懒散得失去了更文的动力……
以后会努力保持日更的速度,谢谢各位等文的亲们٩(๛ ˘ ³˘)۶❤

评论(9)
热度(23)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