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九章 关于心动


阴冷的天气,空气下沉凝固如将融未融的冰块,又潮又湿,磨人得很。
京州靠海又偏南,气候暖湿一些,也算怡人之地,只是长时间窝在你的那个不大的公寓里审查各个诉讼的合同确实有些难捱,更何况现在有件大案悬在头上,人人都不得安宁。
刚把手头过完的合同发过去,沈越就打来了电话。
“什么事师父?合同有问题?”
“不,你带上录音笔和笔记本,跟我去大风厂。”
沈越带着你跟另一个新人到大风厂向工人们了解情况,这件事本来是由另外一个律师负责,但因为他正在外地搜集资料,任务暂时转给了沈越。
工人们见到律师都很激动,一个个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股权问题,沈越被围在人群中抽身不得,你只好先让工人们冷静下来:“叔叔阿姨们,你们停一停,这样都围上来反而讲不明白,你们可以选几个口齿清楚的代表替你们发言。”
工人们这才平静下来,你把沈越从人群里拽出来,听着代表们向你们解释来龙去脉。
你越听越不对劲:“山水集团多次派人强[和谐]拆?”
“对,那个常成虎都不知道砸了多少次我们厂的玻璃了,要不是蔡老板让我们挖沟护厂,这大风厂早就被拆了。”工人们提起这件事就愤恨不已。
“没有安置费也敢强[和谐]拆?”沈越也有点惊讶,“他们有没有政府允许?”
“什么政府?山水集团干这些事政[和谐]府过问过吗?”马文明第一个跳出来,一肚子怨愤终于找到发泄的出口。
你跟沈越对视一眼,直觉山水集团跟政[和谐]府某些人有莫大关系,但不便明说,只能向焦急难耐的工人们保证尽快追回他们的股权够匆匆离开。
路上你跟其他二人都没什么交谈,心里思量着这场官司牵扯的人越来越多,只怕难有胜算。
沈越转头看你一眼:“利益相关方太多了是不是?”
你点点头:“政[和谐]府内部也…”你知道这不是可以讨论的内容没再多言,“应该跟他们汇报,也好了解他们到底想要什么结果。”

李达康听了沈越的话深深皱起眉头,两指在下巴上来回滑动:“你是说,政[和谐]府中有人帮助山水集团骗取大风厂工人的股权?”
“目前来看,是这样的书记。”沈越斟酌着措辞。
“好哇!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滥用职权,用人X民的利息谋取私利!”李达康怒火中烧,铁青着面色吩咐沈越,“这些事你们不用多管,我会交给检X察X院调查,你们继续理清股权关系,涉及什么都及时向我汇报。”
“好的书记。”沈越不敢怠慢,肃容应允。
“真是好样的!拿着人[和谐]民赋予的权利成天干这种勾当!有长进啊!”李达康怒极反笑,手指重重点着文件夹,“我看京州市政[和谐]府要翻天了!”
你望着李达康恼火的神情,从大风厂回来后隐约的忧虑忽然消失了,莫名觉得少了一些阻力,或许是李达康的态度让你意识到他作为市[和谐]委[和谐]书记的真诚无私。
你想起了那日夜间看到的新闻发布会,李达康慷慨其词痛陈弊病,让人想要相信他的言语他的作为,是在实实在在为人[和谐]民谋福利,你觉得他嘴上的人民,并不和其他官[和谐]员一样是空洞的套话,而是发自内心的赤诚。
倏然间想到海瑞,尽管李达康比海瑞在政治手腕政治情商上要高明太多,但二人都是同样地一心为民铁面无私而不为世人理解,或许这正是人心的吊诡之处,人人都想要清官,但这清官活在自己身边,便又都不想要了。
你看着李达康的身影,觉得异常寥落。
选择成本而已,你笑了笑,李达康从不后悔,而你,也是一路形单影只地走来,又何曾后悔过?
—TBC—
好像有敏[和谐]感词,发了两次都被删掉了…所以弄成现在这样…

评论
热度(6)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