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 第八章 关于和大人物吃饭


你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快就有机会和大人物坐在一起吃饭,大人物当然是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
这还多亏了沈越,李达康带了杏枝的话,让他去自己家吃饭,顺便汇报股权转让的进展。结果沈越那厮忙着追他的小女友,把来不及分析的历年数据全甩给了你,让你送到李书记的家里。
作为被压迫的劳动人民你任劳任怨,赶在饭点前把表格送到。
杏枝正忙着摆饭碗,李达康破天荒地中午回了家正跟沈越谈话。
见到你杏枝挺高兴:“你就是那回来送东西的小姑娘吧,正好,留下吃饭吧!”
你只当是客气之言,市委书记的家哪是闲杂人等可以进的?作为“闲杂人士”之一的你自觉离场。
没想到沈越也跟着掺和起来:“没事,你留下吃饭吧,我表叔不介意的。”
李达康看向你,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你过来替你师父讲清楚这点数据。”
这就是大人物允了,你简直不胜惶恐又不得不从,走过去把文件袋打开给李达康分析,因为最近山水集团已流露出通过谈判归还股权的意向,李达康心情还算不错,耐心听你讲解。
“别说了别说了,哥,小越还有那个小姑娘,快来吃饭了。”杏枝在餐厅喊了一声,你和师父只好暂停汇报。
作为老干部,李达康的吃相相当规矩,就差没定“寝不言食不语”的规矩了,而你一顿饭全在注意自己的餐桌礼仪,没有吃下多少饭。
“小姑娘啊,你什么时候成了小越的徒弟啊。”杏枝给你们添着饭,笑眯眯地问你。
“快两年了吧,我读完书就回国进了我师父在的事务所。”你算算时间。
“在国外读过书呀?那本科在哪读的呀?”杏枝赞赏地看着你。
“哦,在汉东大学。”你当然知道政界所谓“汉大帮”和“秘书帮”之争,但也只好照实回答。
此言一出,桌上一度寂静,一直无话的李达康也瞧了你一眼。
你师父赶紧出来打圆场:“表叔,小x在汉东上学的时候高育良书记早就不教书了。”
李达康冲沈越冷哼一声:“你小子,反应这么快干嘛?我说什么了吗?没事别搞这种机灵,没你什么好处。”
沈越点头哈腰:“是是。”
李达康转而看向你:“汉东政法的?口才不错!”
你知道李达康是在指你两次顶撞他的事,无奈只能装傻:“谢书记夸奖。”
李达康依然没什么表情,用手点点沈越:“吃完了吗,吃完了抓紧回去把股权给我要回来。”

李达康在吃完饭后也马上赶回办公室,一大堆工作等着他处理。要不是杏枝说老家人都来了多少趟他都不见,连这个同在一个城市生活很多年的表侄都没在一起吃过饭总说不过去,他根本不会回家。
老家年年都有人来给他捎东西,他总是避而不见,让杏枝或者沈越转交,有时候东西多了还会还一部分给沈越。他不是没听过老家人骂他冷血无情,他也清楚亲朋好友或许只是想看看他,并不是贪什么好处。
可他有什么办法?与亲友接触过多总归落下嫌疑,官位越高他越清楚其中的风险,有时一个连自己可能都不清楚的小事就能把人拉住,堵死上升的路。
李达康把政绩把官途看得比什么都重,他无法承担这样的风险。
这些年,他的职位越来越高,心也越来越硬,一刀斩断所有情感,小心谨慎的代价就是无情无义,而李达康全然不在乎情义。
赵立春指责他“喂不熟”,他只是冷冷一笑划清跟他的界限;王大路劝他“不能太冷酷”,他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欧阳菁最后的控诉“李达康,你会孤独一辈子的”却让他心颤了一下。
确实,回过头来,他发现身边空无一人,有人敬佩,没有人效仿。
那又如何,个人幸福就是他追寻理想的代价,他从不后悔。李达康绷紧了下颌,他是那个铁面无私为民造福的李书记,从来都是。

—TBC—

只有达康书记能做到牺牲常人的生活和情感来追求自己的志向,在常人看来他可悲,但李达康并非常人。
他是唯一的李达康呀(ˊ˘ˋ*)♡

评论(5)
热度(18)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