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EM
墙头无数
自律与热情

李达康X你 许平生(片段式情节) 第三章 关于同学会

关于同学会
你仍在没日没夜地忙着那起经济诉讼,忽然有电话打进,一接,是老同学。
你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哟,什么事让您亲自找我呀?”跟李达康在一起久了,你也渐渐学会了他说话时的语气。
老同学挺热情的:“嗨,这不同学聚会嘛,他们说无论如何这一回得把你请过来,你这都好几年不见了,都挺想你的。”
你翻了翻日程表:“什么时候啊?”
“后天晚上7点钟,就在汉东酒店那儿。”
考虑了一下,勉强能挤出来时间就答应了:“行,到时候见。”
回到家你想起来把这件事告诉李达康报备:“书记,我后天有个同学聚会,可能晚点,你不用等我了。”
李达康正在吃饭,抬头看看你:“行吧,你好好玩,但不要多喝酒。”他担心你的胃受不了。
你明白地点点头:“知道了。”
二人低头吃饭,一时默默无言,忽然,你想起什么,调侃李达康:“书记,你跟汉大帮拉扯这么久,怎么没想到你老婆也是汉大政法系的呀?”
李达康对此嗤之以鼻:“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我压根没在意什么团伙帮派啊?再说你一不是高育良的学生,二又不在政府工作,我担心什么啊?”
你挑挑眉:“书记的政治格局很大嘛!”
李达康对你的戏谑之言不放心上,给你夹了一筷子菜:“好好吃饭,吃完去睡觉。”

过了两天,你如约去了同学会,都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时间倒也交谈甚欢。
席上忽然有人发问:“你当年在汉东律师当得好好的,怎么又想起回美国了呢?”
你跟那个人碰了一杯,笑笑:“美国律师地位更高,机会更多,而且我法律学硕士博士都是在美国读完的,多少有点人脉。”
那人显然不太相信你的说辞,可大家都是明白人,懂得难得糊涂的理儿,于是一顿饭下来其乐融融。
但是不少眼尖的人却看到了你无名指上的婚戒,几个大学时期非常要好的朋友把你拽到角落,悄悄问你:“你什么时候结的婚?婚礼也没通知我们啊?”
你低头看了看无名指上那枚戒指,当初还是李达康选的,除了有一颗钻石之外没有多余装饰,简洁流畅,像他的作风。你不由微笑:“今年年初,没举办婚礼。”
朋友们很吃惊:“没有婚礼?你和谁结的婚?”
你很平静:“是啊,这是我跟他商讨后的结果,我跟他都很忙,没有精力弄这些琐碎的事情。”
朋友们仍不甘心,追着你问老公是谁,你不得不动用法庭上跟对方律师唇枪舌战的功力才把朋友们的疑虑都打消了,李达康是你老公这件事说出去,不知道要招来多少麻烦。
一顿饭吃得你精疲力尽终于散了席,你谢绝了同学们继续到下一个地方玩乐的邀请,准备打个车回家。
这时候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拿出来是李达康的短信:“同学会结束了?”
你回:“结束了,正要打车回家。”
又震动一下:“我在酒店楼下等你。”
居然有空接你,你惊讶地挑眉,还是跟老同学们道了别到了酒店门口,果不其然,隐秘的一角停着那辆黑色轿车。
你坐进车里,李达康正用手机查看文件,见你到了,就吩咐小金开车。
“同学会怎么样?”李达康问了一句。
你揉揉眉心:“不怎么样,比打场官司还折磨人。”
李达康诧异地看你:“怎么就到折磨了?同学会不就叙叙旧而已,这么累?”
你无奈地笑笑:“我的书记哟,你哪知道啊,他们发现我的婚戒,一个劲地逼问我什么时候结的婚,跟谁结的婚,这哪成啊,我就跟他们打太极,一个个人精似的,糊弄都不好糊弄。”
李达康一边听你讲话一边翻着文件,忽然停下:“你要是糊弄不过去就告诉他们啊。”
你闭眼靠着椅背,听到这话摇摇头:“不行,要是知道我跟你结了婚,他们不得疯掉啊,再说还是低调点好。”
李达康却知道你是为了他的政治生命着想,不肯将你和他的关系公之于众,你和他连场婚礼都没有,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他对你愧疚难当,只能拉过你的手:“对不起。”
你顺势和他十指相扣,又伸手拨了拨他额前的头发:“我不在乎形式,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庇护,我也不想对外人炫耀,只要能跟你在一起,这些我都答应。”
李达康受到震动般回头凝视着你,你脸上有调皮的笑意,主动仰起了头亲上他的嘴唇,李达康心里暗叹一声,搂过你的腰身,加深了这个吻。
—TBC—
我觉得…我有点高产…

评论(11)
热度(32)

© 司不文 | Powered by LOFTER